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9863    回應:0
功。德。言     文史哲
故事三則(2)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20年8月15日

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根據決定,2020930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直至第七屆立法會任期開始為止,第七屆立法會依法產生後,任期仍然是四年。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會後接受查詢時指出,議案無提到四名早前參選立法會提名無效的現任立法會議員能否留任今次的決定為何這樣簡單,因為人大常委會只是因應特區政府請求而做今次的決定,其他問題留待特區政府處理。整個決定的內容是兩點,其他事情沒有提及(例如議員要不要再宣誓?)都是由特區跟進,因為香港都有一貫做法或者有法律的依據,這些由特區處理,不需要人大常委去處理。 

譚耀宗說得對,人大常委會今次的決定是刻意將核心決定留待特區處理。可以肯定,以林鄭為首的特區政府以至香港立法會內的主流建制派一定會讓所有被DQ的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延任,繼續當多不少於一年尊貴的議員。這個決定明顯與港區國安法的精神背馳,一介草民如我,都預見林鄭這個形藍實黃的特首會帶領管治班子這樣做,英明如北京最高層領導當然對局勢發展洞若觀火,這個決定實質是放生港獨泛民議員,為什麼中央這樣做?看來目的不外是: 

 1.       視港獨泛民議員甚至其背後的政團為孟獲,中央要做諸葛亮,想七擒七縱而感化這等死硬港獨分子頭頭,令其「從今   不再反矣!」,率其眾徹底「順服中央,聽從管轄」; 

2.     視港獨泛民議員甚至其背後的政團及有長期放縱、包庇黃營之嫌的林鄭為共叔段,中央要做鄭莊公,刻意放縱這些港獨分子頭頭及其背後支撐力量多幹不義之事,讓他們「利令智昏、狂妄愚蠢,最終大失民心」,時機成熟,中央「出師有名,輕易將他()趕盡殺絕而不留污名。」

兩個目的,有可能居其一,甚至兩者兼而得之。中國可以順利地在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其實是多得廣大、上上下下的港獨分子從去年6月至今年6月的種種不義(包括『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從事破壞國家統一、分裂國家的活動,公然侮辱、污損國旗國徽,煽動港人反中反共,圍攻中央駐港機構,歧視和排擠內地在港人員,蓄意破壞香港社會秩序,傷害市民生命財產,暴力對抗警方執法,毀損公共設施和財物,癱瘓政府管治和立法會運作。更和一些外國和境外勢力互相勾結,公然干預香港事務,嚴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現在刻意放生港獨議員,似有引誘他們再次多行不義之嫌。 

如果中央真箇有七擒七縱之意,我想講第三個故事,那是一個寓言。 

烏龜背蝎子過河 

蠍子要過河,苦於不通水性,在岸邊逡巡,忽然見到烏龜在水濱休息,遂上前對烏龜說情,希望烏龜能背牠到對岸去。 

烏龜一見蠍子,早已魂飛魄散,遑論要背牠渡河,當下自然婉轉推辭,蠍子不僅其毒無比,而且聰明透頂,烏龜的反應早在其預料中,因此不慌不忙地請烏龜不必害怕,因為如果蠍子手螫烏龜一下,後者固然會葬身河底,前者不擅泳,亦會同歸於盡。蠍子耐心地分析這種利害形勢後,對烏龜真摯地說:「龜兄,你想我會做這種害人害己的蠢事嗎?」烏龜一想,對啊,蠍子為了本身利益,一定會破例不下毒手的。於是決定做一次「善事」。 

烏龜背蠍子過河,最初相安無事,和平共處,可是,不一會,烏龜尾部突然感到一陣劇痛,接著昏頭轉向,知道被蠍子螫了一下,已中劇毒,生命危在旦夕,但牠不明白蠍子為何不顧本身安危,因為牠們正處河心急流,龜死蠍亡,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牠要從蠍子口中知道真相,不然死不瞑目,那知毒蠍的回答出人意外,牠說:「龜兄龜兄,難道我不知螫你一下我們就會一同葬身河底嗎?可是,這是我們蠍子的習慣,要改亦改不來啊!」 

個人認為港獨議員是蝎子,仇中反中亂港是他們的「習慣(私意覺得,「天性」更適合),要改亦改不來啊!」

 

 

 

 

~ 完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