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12019    回應: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004)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20年9月23日
吳克儉的烏龍,可能因為高估助手的能力

(原文發表於20169月24)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祝賀梁耀忠再度當選立法會議員,說他是「成功連任教育界功能界別立法會議員」。

 

作為一個問責局長,應對立法會選舉十分關注,而身為教育局局長,即使日理萬機也應特別清楚教育界功能組別的兩位候選人是誰,這麼簡單的一件事也「唔掂」(弄錯),頓時成為城中笑話。

 

吳克儉素來給市民一個糊裏糊塗、顢頇無能、對應負責任左推右卸和處事「求其是但」(馬馬虎虎)的印象,再經這次梁耀忠烏龍事件,這種不良印象恐怕更深入民心了。

 

但個人覺得,吳克儉的烏龍事件可能別有內情,值得疑中留情。

 

我撰寫的文章,由於不諳打字,文稿都是手寫的,然後交秘書(有時文員)打字再上網或交報館/雜誌社發表。

 

文章題材對我從來不成問題,迄今依然靈感泉湧,原本想到的多個題材還遠未寫畢,新的題材已湧現,撰文亦不煩,煩在發表前所費的校對和修正功夫。

 

不瞞大家,為確保自己發表的網文沒出現文字的錯漏(特別是別字、錯誤的標點符號和數字),我首先得連過兩關:自己秘書或打字文員及網頁(報誌)的編輯。若果她們文字的水平高、打字準確及校對小心,那兩關當然易過,否則,打錯打漏許多字句和標點十分常見,文章發表之前及之後恐怕我要逐字逐字校對多次。(竟然要前後多次,一則因為她們每每相當粗心,很少可以一次過將我的修正弄好,總是脫脫漏漏,最終要折騰幾次;二則處理電子信件,祇要稍不小心,手指輕輕錯觸某些字鍵,文章原本正確的部份可以轉錯為別字、亂碼及刪除,不一而足。粗心的她們犯錯自多)。第三關要看自己校對是否小心及發揮正常的文字水平。不敢妄自菲薄,我的文字還算是過硬的,撰寫的原文別字極少,要害在秘書或文員是否打錯字,如果她打錯而不自知,那得靠我校對找出修正之。但事忙之下,我的校對不免有時粗疏,看漏了她們的錯失。

 

一篇1,500字左右的文章,多次的校對和修正往往費了我個半小時,大概與撰文的時間相若,代價認真不菲。

 

一般人可能覺得,以高薪聘用一個文字水平高、打字準確及校對小心的秘書或打字文員不就可以大幅甚至完全減省自己的校對和修正時間?但錢有時不能解決問題。過往十餘年,香港僱員的素質江河日下,無論是工作能力還是工作態度,普遍都十分低落。稍為像樣的人才很缺很缺,做老闆的,要付出很高昂的薪酬才可將他們收歸己有。再說,聘到了,這些人才亦不一定會久留,他們對公司的規模、聲譽、工作環境和配套人手都要求奇高,中小企業不容易滿足他們。一個高質素的打字員絕不簡單,中英文不錯外,還得醒目而有責任感。這樣的人,二十年前不少中五生有條件做到,但今時今日,她/他已是鳳毛麟角,活脫脫就是上述的「像樣的人才」,絕對不是一般打字員。你願意高薪聘她/他做打字員,她/他縱使應聘亦必做不長久,因為她/他完全有條件在別處火速上位。

 

大家可能會想,可以將打字員的指導和校對工作委諸公司的高級行政人員。這個如意算盤不容易打響:高級行政人員即管醒目而有責任感,但未必中英文俱佳(在外國接受高深教育的高管,往往對中文中史一竅不通,絕少人能精通成語);縱使中英俱佳,她/他很可能會覺得做這等指導和校對是大才小用,不正視這種感受,她/他隨時一走了之。

 

沒親自校對或事忙之下疏於校對,我的網文或報誌上的文章就多有錯漏。

 

某日收到讀者YY Chan君的電郵:

 

Dear Mr. Wong,

 

剛拜讀了您最新文章「何俊仁的形象和真貌」,對何議員表現的不滿,我亦深有同感。

 

近年,民主黨人的表現實在令人失望,當中令我勉強投得下票的只有何俊仁和涂謹申,但何議員的漏報利益和接受國泰款待事件,已叫我難以理解,今次在財政司司長宣讀《財政預算案》時瀏覽模特兒相冊,更令我沒法接受。香港由這些低質素的人當立法會議員,實在是我們的不幸。唉~~

 

順帶一提,我發現文章中有三字打錯了:

 

1)    「社會人仕」應是「社會人士」

2)    「養精畜鋭」應是「養精蓄銳」

3)    「歇盡其職責」應是「竭盡其職責」』

 

另一日則收到讀者何君的電郵:

 

『王先生:

 

這陣子有些忙,但我仍時不時去看你的文章,每每有所啟發。今天看過你重登的舊文章《半斤八兩》,發現有一個手民之誤。作為你的忠實讀者,我想我仍是要冒昧指出的。

 

7 . 許多時候提出一些無益無建設性的議案,令議事堂上所有的高官和議員都被逼將大量大量時間和精力耗費在準備和辯論。赳纏於該等議案,於事無補...

 

""應作""。』

 

上述別字,是秘書打字的傑作,我的手寫字是正確無誤的,又是我一時校對粗疏闖的禍。

 

又有一次,我在文章列印稿的標題「從烏克蘭的博奕,我們看到甚麼?」想做很微小的修改,我在標題的「我」字,用紅筆劃了一個圓圈,將之改為「人」字。滿以為祇改一個字,改法又寫得這麽清楚,指示文員照辦後就懶得覆核,結果翌日發表的網文就出現「從烏克蘭的博奕,人看到甚麼?」這個怪異標題。

 

現時的秘書/助理,普遍中英文水平低,缺乏常識和邏輯思維,打字校對粗心大意,撰文或撰信者稍欠認真校對,文章或信件馬上錯誤百出。

 

吳克儉貴為局長,日理萬機。煩忙之下他有可能將撰一封簡信恭賀新當選的教育界立法會議員的責任委諸秘書或助手(這種做法對老闆或高管很常見),而他又高估了秘書或助手的能力而省卻了親身看一遍打印好的信函,烏龍就有機會百出。這些烏龍絕非幾個別字那麼簡單,而是誤將馮京作馬涼,好好一個葉建源變成了梁耀忠。

 

吳克儉說是「手民之誤」,可能說的是真實情況,祇不過那個「手民之誤」不是他的,而是秘書或助手的。果如此,沒有明確指出是秘書或助手的「手民之誤」,是吳對近身工作人員的厚道。吳克儉所犯的錯誤,可能僅是信錯人,竟然沒親自先看看秘書或助理的撰文就簽名讓信函發出。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