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12105    回應: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653)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8年7月11日

蔡子強評論的漏洞(2)

(原文發表於20140717)

 

蔡子強認為「(策劃拍照)整件事是一場公關騷」,我們要問,就算是一場騷,騷的目的何在?蔡子強沒有明確指出。他最大的興趣,是利用梁齊昕的「踢爆」來誘導公眾覺得梁振英此人不可信,整天都在進行「政治欺瞞」,又攻擊梁在女兒困難時期也不放過她,利用她來做政治公關騷。在一般人來看,公關騷目的頂多是想令公眾相信梁齊昕割腕已雨過天青,踏上完全康復之途,以及母女已和好如初。讓我指出,那祇是手段,梁希望狗仔隊和公眾看到照片後,從此不再聚焦在女兒的割腕和母女不和的兩事上,從而「能夠給多一些空間,給一個安靜的環境予她(女兒梁齊昕),以及家中其他的家人」。那才是他的目的!

蔡子強在《如果是你的子女》說:

『上周六,梁振英在出席一個公眾場合時主動作出回應,稱每一個做父母的,都非常關心自己的子女,形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子女在成長期間,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固然好,有些什麼事情的話,做父母的,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齊昕在這個時候是最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做公眾人物的子女是不容易的,所以,希望大家在關心齊昕的同時,能夠給多一些空間,給一個安靜的環境予她,以及我家中其他的家人。」

如果大家心水清,不難發現這段說話,其實一如以往,只不過是梁振英一貫的「語言偽術」而已。

看了這段回應後,我不禁想問,究竟是哪一個人不給梁的女兒「空間」,不給她一個「安靜的環境」?

根據《信報》網站所公開的對話紀錄,梁齊昕說:「我是被操控下到海德公園,玩父親建議的『開心家庭』蹩腳『公關伎倆』。」(I was manipulated to go to Hyde Park and play happy family as a lame PR stunt by my father.

原來這就是梁口中所謂「保護自己子女」的方法

當被記者問到,去海德公園、母女交換鞋來穿、父親拿報紙,是否乃母親的主意時,梁齊昕說:「不,那是我父親。」(No, that was my father.

原來,這就是梁口中所謂提供女兒「空間」,提供女兒「安靜的環境」,所謂「做父母的盡最大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的方法。』 

蔡子強對梁振英莫名其妙的積怨和偏見,使他欣賞不到梁對女兒的苦心。整個「騷」其實是梁在「盡最大的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及以此讓傳媒和公眾「在關心齊昕的同時,能夠給多一些空間,給一個安靜的環境予她,以及我家中其他的家人」,那是他「編導」那場「騷」的最終目的。

梁振英在公眾場合的那段說話,我看是發自內心的感受,絕非「語言偽術」;梁「保護自己子女的方法」,亦無可非議。

梁太在回應女兒割腕及批評蔡子強時說:

「我想講給大家知,無論齊昕講了什麼,做了什麼,她永遠都是我……都是我心愛的女兒,我是永遠永遠都這麼支持她。(一度哽咽)雖然她發表的意見內容我有些是有所保留,但我絕對絕對支持和尊重齊昕發表意見的自由和權利。

我在這裏衷心呼籲、懇請傳媒的朋友、網上的朋友、社會各界人士,請你們給些空間齊昕,她現在實在需要一個寧靜的環境。

我想講的是,這件事純粹是自己的一件家事,和社會大眾無關。我希望這一件事能夠到今日為止,我希望各位唔好再騷擾齊昕,不要再作(就)這件事有其他任何的報道或批評。」 

梁太的期望,和梁振英做「騷」的目的,一脈相承,互相呼應。

如果你同意我上述的分析,自然會同時同意,蔡子強在《如果是你的子女》文內對梁振英的一切攻擊都會悉數落空。梁振英策劃(如果你不折不扣相信梁齊昕的「踢爆」)的「騷」,一如世上的其他父親,本質上是為了保護女兒,我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冷血。相反地,蔡子強連陷於割腕自殘和精神狀況堪虞的梁振英女兒也不放過,要利用她來無孔不入地攻擊梁振英,客觀上傷害了她和她的家人,反倒顯得他冷血無情。想攻擊梁振英,盡管攻擊好了,但何必拖他的女兒落水?罪不及妻兒呀!

蔡子強指控梁的公關騷是「政治欺瞞」及「與公眾利益有關」。請問蔡生,梁振英在政治上欺瞞了誰,欺瞞了甚麼?公眾利益又遭受甚麼損害?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