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資深會員專欄 返回
瀏覽人次:111987    回應:147
資深會員專欄
逃犯條例的「假相」與「真相」
 
浪子心聲
2019年6月13日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金剛經》

過去數天從不同媒體看到數十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逃犯條例」,昨天大批青年佔領金鐘夏慤道、龍華路一帶,從網上直播看到年輕人的熱情、決心,不禁回想1989年6.4事件時期自己的心景,當時從電視看到天安門的情況,深夜連同一班中學同學到中環參加示威,大家都是第一次示威,發自內心為中國走向民主盡一點力,到達中環後不久就下着大雨,示威人士並無退縮,在無傘無雨衣全身濕晒的情況下,就和平地企足一個整夜,支持內地民運。昨天類似的畫面出現在眼前,但我已不年輕了,看這個世界的心景已有所不同,最大的分別是不再以「眼見為實」去認知世事。

在多年的工作磨練後,明白到若以眼睛看見的就是真實,這樣的見識和知識,如王東岳哲學所說,只停留在動物般的「識辨反應狀態之中」,卻沒有進入思索之中。要瞭解事物的「真相」,應以西方哲學的基礎作起點,「我們看到的世界,全是幻象,全是假相」,對一切確定的知識和結論,永遠持懷疑態度,並以「邏輯證明」瞭解事物背後的「真相」,不要像動物般只運用視覺,就完成「眼見為實」的一切證明,這樣我們僅僅是動物的「非智慧生存狀態」。

「終極追問」的思維並不容易明白,「星雲大師」有一簡化的解說,當你看見一張「桌子」,如只運用視覺認知,你會話這是一張桌子,但桌子可視之為「假相」,而它的真實面貌可視為「木材」,因為它本來就是木材,經過精心的工藝才成為桌子的「相」。假如我們再進一步追問,這是什麼?木材也是「假相」,它是一棵在森林裡的「大樹」。但若再追問,它的「真相」原來是「種子」,經過陽光、空氣、泥土、水分,這些因緣和合成為了一棵大樹。通過這種追問式思維後,我們看到的事物、人情、世界,可能得到完全不同的認知。

今天香港的情況,若以「眼見為實」是大批青年為反對修改「逃犯條例」佔據金鐘和中環,名為「反送中」,出於對內地司法體制的不信任反對修例。但只要理性地分析,修例針對的是嚴重罪犯,要符合條件真的不容易,實質對香港大眾市民影響不大,年輕人理應不會擔心,在港犯法或對內地政權表達不滿,而因修例引渡到內地受審的機會微乎其微。要擔心應是小部分大商家,曾經在內地做生意有不當行為,或在港潛居的內地嚴重罪犯,整體人數不多,而要引渡政治犯難度更高。泛民議員所強調的失去香港核心法治、自由價值,尤如「一地兩檢」立法爭議的「割地」、「解放軍在港執法」問題,在立法後大家已忘記一空,只知一地兩檢高鐵快捷方便,十五分鐘車程就可從香港西九站到深圳福田站。理應今次逃犯條例修訂,雖然爭議多,一但通過在短時間內爭議可能好快消失,而回到平靜。

因此現時大批年輕港人以「反送中」為由的暴力抗爭,應只是「假相」,「真相」可能是年輕人在表達對「生存結構」的不滿,對在香港未來生活完全失去希望。樓價再創新高,買樓無望;教育改革沒方向,低下層港人難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工時長,標準工時立法無望,有返工就冇放工;工資增長低,工職金改善緩慢等等,現今來一個「反送中」議題,就輕易激發大批青年上街抗爭,盡情表達不滿。

事到如今,收回「逃犯條例修訂」已不恰當,應盡快在下星期完成立法。希望年輕一代「顧全大局」,明白到你們的不滿,特區政府及中央應已看得一清二楚,應回到學校上課或返回工作單位,不要罷工罷課,在現今中美貿易戰、科技戰,更有可能進入「金融戰」的世界亂局下,要明白到逃犯條例的「真相」,可能是中央面對國際及內地金融問題的重要布局,對未來香港和中國經濟、政治、科技發展影響深遠,諒解特首及中央的處境。大家停一停,想一想,以終極追問的思維方式,重新思索,大家可能對現今局勢有完全不同的認知。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顏色筆 2019-06-13 04:24:21
絕對同意!
2. 路過 2019-06-13 04:53:41
完全贊同作者觀點,年輕人不滿完全源自社會不公,利益傾斜,本次送中完全只係一個起爆點,如果政府繼續係其他事情上唔能夠顯示到俾大家睇解決問題既決心,依次暴動肯定只係一個開始
3. 引刀一快 2019-06-13 05:29:50
沙發
4. 巴 2019-06-13 06:27:50
逃犯條例 短短幾週就三讀
房屋問題,填海,郊野公園,傾左十幾年都未有任何行動。


後者係民之所向,前者冇人鐘意,最驚係通過左又搬龍門,唔通加拿大果幾個人真係犯左法要坐監?係政治問題呀,醒下啦,果度係人治既地方,樓主唔好諗得咁正直。
5. 路過 2019-06-13 10:02:49
很認同,你說出了我的心聲,謝謝浪子!
6. 公義 2019-06-13 10:06:21
絕對同意

有上了年紀的朋友支持反修例,說林鄭政府施政很有問題, 公義良知比安定繁榮重要。。。。
又有讀法律的年青人支持,但問他們知不知條例的內容,又說不知。。。。

正正就是浪子心聲說的不滿政府,多於條例本身。
7. 愛,香港人 2019-06-13 10:13:49
好文,社會應該多些這類聲音
8. 浪子未醒 2019-06-13 10:36:24
一時話修例係為陳同佳案。依家又話要顧全中美大局。都唔知想點

9. xx 2019-06-13 10:40:59
完全贊同作者的觀點。事實上,這些暴力抗爭是有計劃和有組織的。 否則,為什麼資源如此之多? 背後應該有黑手來破壞香港的穩定。
10. HKer 2019-06-13 10:44:35
现今香港最大问题是很多受高等教育的人都不能看清事物"真相",更甚是為求目的扭曲“真相″,且大有市場,真的令人氣憤和無奈!!謝謝浪子公開道出"真相"!!
13. 自我陶醉 2019-06-13 10:51:29
也許我們眼見的只是年青人,但背後的推動力是什麼? 細看逃犯引渡,表面上影響的是泛民,其實對很多有權有勢,曾與大陸關係密切人仕的風險更為巨大,這些人手握香港命脈,涉及各行各業,其中當然也涉及外國勢力參與,條例通過亦會削減他們未來的活動空間。

林鄭確實少看了這些有勢力人仕的影響力和動員能力,借着近年不斷深化的貧富懸殊,社會矛盾,年青人對政府管治的不滿,只要略加挑撥,再多放幾個激進份子向警察挑釁,已經可以換來激烈抗爭和極端鎮壓,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年青人為的也許是他們心中的理想,但最終卻淪為別人的棋子,讓黑惡勢力有望在港繼續呼風喚雨,很是可悲! 

14. 浪子心聲 2019-06-13 11:06:02
絕對認同自醉兄的睇法,明眼人一看就知在立法會修例最大的阻力不是泛民議員,而是那班商界議員,口裡說支持修例,但處處配合泛民搗亂,他們背後的金主有其他動作,絕不出奇,因而導致現今年輕人的不理性行為,亦直得大家思索!
15. 乜春 2019-06-13 11:55:07
今次佔中真短命,唔夠一日就玩完。可見美國佬愈來愈窮,唔肯出錢,難怪 Dinlo Trump 要加關税。黎志鷹收唔到錢,只有能力玩一日。哈哈
16. 乜春 2019-06-13 12:01:00
其實大陸想借今次修例反貪腐,捉匿藏香港班貪官同黑人物,其他人想多了。
17. 十郎 2019-06-13 12:36:51


      凡是敵人贊成的 , 我就反對。

      港完。

18. 眼盲的浪子 2019-06-13 12:46:06
浪子以事論事,15分鐘到福田,除非你住的是西九高鐵車內,
我由觀塘的家出發去福田站,坐兩地港鐵同埋過關時間,需時80分鐘。如果經用香港高鐵,最少要約算120分鐘以上,仲未計買取票時間。
19. 十郎 2019-06-13 12:57:25


      引渡條例又唔係香港發明 , 咁大反應帶出問題 :

      1------我引渡你就得 , 你引渡我的馬都唔得。

      2------黃鼠狼跟母雞拜年。
               (不安好心)

      3------其實我(侵侵同黨)好9驚。

20. 十郎 2019-06-13 13:10:12


      我朋友 , 盲俠都睇得到 , 佢地(美國同北約)用飛機大炮招呼穆斯林就冇問題 , 新疆教育有食有住就冇人道。

      盲俠話有好多人 , 嚴重過佢。



21. 浪子心聲 2019-06-13 13:28:51
18樓,文章不用計較這些微細節,你應明白我講嘅係「車程」十五分鐘。若從西九高鐵站,即時買票,我試過約60分鐘可到達福田包括一地兩檢過關,等車(最長時間),方便快捷舒適,遲啲話「地鐵化」,唔需要買定時票,有可能40分鐘就得,我都幾享受高鐵帶來的方便。

多謝提點,文章已修改。
22. 球迷 2019-06-13 14:22:24
高鐵去深圳北
上星期坐過
由買票個刻計..連過關等車..45分鐘內到左
福田40分鐘係可以的
23. CD ROM 2019-06-13 17:16:39
同意浪子兄既觀點, 今次攪到咁大件事, 唔似係條例本身既問題大小. 大唔大件事, 似乎更取決後面發功既人用左幾多功夫.................

另外高鐵到福田站, 我經常坐, 一般早一晚網上買飛, 港島西出發65分鐘已在福田站落車, 確實方便同舒服了好多. 65 分鐘已包括地鐵往九龍站, 步行至西九站, 取票機取票再安檢過關.

以住坐地鐵到落馬洲站連步行過關, 大約要90分鐘.
24. 今次攪到咁大件事 2019-06-13 17:27:20
有幾大件事,而家日日唔開會,連嚟嘅人都冇,真正嘅考驗仲未發生。
25. 實事求是 2019-06-13 17:59:57
樓主講得有點道理,將罪犯緝拿歸案人人叫好!

不過以目前香港嘅環境所見,香港人怕一國一制,希望長期享有一國兩制獨特優勢,暫時唔肯同大陸一樣地位,況且大陸屬於人治社會,某些判例有欠公允,經常屈人坐監.交換逃犯恐怕會交錯人.

100萬人上街,之後演變流血衝突,事件仍會繼續惡化,將逃犯繩之以法是所有人都支持,不過大多數香港人認為今次逃犯條例比當年23條更嚴重,年輕人怕將來失去自由,俾人亂押返大陸,沒有公平審訊坐牢,所以需要更多時間作出解釋.

最重要係目前通過條例冇迫切性,就算通過對香港冇好處,出現咁大爭議及反對聲音,遊行示威衝擊甚至流血,咁就聽一下民意,暫時收回,收回港府民望會升高,社會和諧,大家專心搞好經濟.對抗貿易戰.

26. 乜春 2019-06-13 18:14:23
話100萬人上街根本係講大話呃人!警方用航拍機拍低逐個人頭數,都只數到15萬。扮民主派成日作大講大話,但又有儍仔信喎?!無腦!
27. 實事求是 2019-06-13 18:18:22
無論如何,大家都要正視問題嘅嚴重性,今次出街遊行人士好多係中間派人士,亦有唔少原來嗁藍絲,佢地係真正有理想,為何唔可以作收回決定?停止讓事件惡化,恢復和諧穩定環境,專心搞好香港經濟,房屋貿易就業等社會問題,團結一致應對貿易戰,待時機成熟,充分解釋條例保障,再推為時未晚.
28. 乜春 2019-06-13 18:24:09
舊年通過“一地兩檢”都好多(其實咪又係同一班)人上街架,通過後咪又係乜事都冇!

如果縮沙,以後就大鑊啦。
29. 唔好再鼓厲學生抗爭 2019-06-13 18:58:11
唔該,老師們唔好再鼓厲學生抗爭,好嗎?
教協發動全港大罷課,你哋睇片喇?

30. 實事求是 2019-06-13 20:44:05
今次逃犯條例唔同一地兩檢,今次嚴重好多,香港人怕失去一國兩制,台灣都唔接受兩制,我地香港人冇理由低人咁多,連兩制都保唔住.
坦白講,逃犯條例係愛國,但唔係愛港,因為對香港人來講並沒有實質好處,捉拿罪犯是執法機關的責任,冇理由要市民承擔.而且香港人從來都認為自己比較有獨特地位,冇諗過咁快要失去.咁快要一國一制,故此有咁大反應係可以理解.
之前佔中事件,黃絲破壞社會秩序,破壞香港經濟,市民反對佢地,站喺建制一邊,但今次市民為自己切身利益及港人自由著想,反而會站在反對派果邊.
同時現在處於關鍵時期,外面風大雨大打緊貿易戰,連中國都怕咗美國,經濟前景唔樂觀,港府理應全力以赴搞好經濟,才是負責任的做法.
美其言打擊逃犯可保國際金融中心聲譽,其實以目前形勢睇來未必啱,首先有冇得到國際社會認同?
香港作為對外型經濟體,最怕資金流走,現在連比較中立嘅歐盟都出聲反對修訂,冇理由當全世界冇到,非即時要過一條對香港人無重大利益的條例.如果一意孤行,萬一俾國際社會制裁,恐慌性資金流走,恐怕金融中心地位不保,到時樓市股市冧,唔知點收科,相信大家都唔想見到.
執政者應該要三思,堅持修例社會動盪不安,事件沒完沒了,管治威信盡失;暫緩修例停止流血衝突,順應民意體現大度之風,和諧社會,力保經濟,反可挽回執政民望,對香港整體更有利.
31. Bos fan 2019-06-13 21:38:42
左膠一名
32. 引刀一快 2019-06-13 23:59:42
未來真正最體現到嘅變化,係香港好多KOL會唔敢講嘢,離開咗香港嘅KOL講嘢又唔夠貼地,香港跌watt。
33. 係香港好多KOL會唔敢講嘢 2019-06-14 00:17:01
在佔中時,富豪第一時間出嚟譴責佔領者,現在特衰政府已經定性係暴動,照計已經退休嘅老豆同二代點都要出嚟講吓嘢,但係一個都冇喎,只得大樓一個預先話自己愛國愛港,二代接手之後反應真係鈍左?
34. 通識好文章 2019-06-14 02:04:53
通識老師們,這篇是一流的時事文章,就用這文章讓同學們以"終極追問思維方式"思考修訂逃犯條例的"假相"與"真相"作為堂上活動,好過罷課喇!
35. To; 29 2019-06-14 09:59:16
教協是一個非常值得懷疑的組織。 看來他們只關心自己的政治觀點。 他們不關心教育專業和學生的利益。我的一位朋友是老師,他幾年前從這個垃圾組織中退出了會員,因為他無法忍受他們的行為! 如果他們真的關心學生,他們就不會採取這樣的行動。 任何仍然有良心的老師,也應該退出會員資格。
36. Hongkong People 2019-06-14 10:55:05
實事求是兄:

你嘅理據有D奇怪,通過修例點解會冇咗兩制呢? 你要詳細解釋下先會有說服力.

其實有樣嘢你唔明,係香港呢個為反而反嘅地方,任何事情都會有爭議性,例如起骨灰龕地點,焚化爐地點,發展東北,發展棕地,發展郊野公園,填海造地,仲有之前起髙鐵,再一地兩檢,連起個博物館都有爭議;以上嘅項目,有好多擱置咗,有D千難萬難上咗馬;香港有太多無謂爭拗內耗.  所以係香港有爭議性就擱置就是萬事不用做; 跟住之後嘅言論就係政府廢,香港人好慘,生冇好住,死冇好葬,咁樣嘅循環,係我哋D中年人來睇真係好無謂,不過好在,我哋基本上岸,隔岸觀火中,但見倒年輕人,事事被煽動利用阻礙香港發展,呢D自殘嘅行為都不免令我哋有D傷感....




37. 因為他無法忍受他們的行為 2019-06-14 11:01:53
教協同支亂會差不多, 華叔響度嘅時候尚且可以維持一下, 得閒去買吓日用品都唔錯, 而家真是唔三唔四, 有點狗急跳牆的感覺. 香港學運領袖葉建源叫人罷課, 要不要先照照自己個樣?
38. 很認同筆者的意見 2019-06-14 11:47:16
其實雨傘運動或者逃犯條例都是因為香港政府太着重於幫既得利益者。現在大多數的大學畢業生根本一世都買不了樓。因為不是每個畢業生都有一個富爸爸。所以他們感到非常絕望。不能結婚不能生小孩、不能有安穩的日子。 你怎樣叫這班人坐以待斃? 香港政府一直以高地價政策為係他的管治。 年輕人只可以一世做奴隸。 無論是大學畢業,醫生、律師、會計師都冇可能買到樓。 你想想香港政府是多麼的殘忍。香港只開發了20%的土地。80%香港政府用各種名義凍結了。這就幫助了香港的地產發展商。太興茶餐廳一間公司四千人的全年努力都不夠公司買一層樓所賺的利潤多。 在這樣的不公平社會裏如何要求我們的下一代坐以待斃。他們完全沒有改變的能力反抗. 最後只可以玉石俱焚來吶喊對他們的不公平。不是他們不努力不是他們不認真工作, 是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這是香港政府所造成的不是中央政府。
39. 提提浪子 2019-06-14 11:49:52
一般平民如我般,實在沒法知道當中真相,這樣,就只能靠正常的 邏輯思維, 去判斷修例,究竟對香港有冇好處?

4樓師兄已講得好清楚, 有很多議題講咗十零廿年都未傾好, 但為何將一個所謂已存在廿幾年的漏洞,夾硬短時間內進行「修正」上馬?

浪子兄所言,倒如……「但只要理性地分析,修例針對的是嚴重罪犯,要符合條件真的不容易,實質對香港大眾市民影響不大」是良好意願,但實際真的會如此發生嗎?

如果看回過往的記錄及現有大陸的司法系統,香港一般大眾、尤其是沒法移民的十多廿歲年輕人,為自己長久居住的地方發聲表達不安不滿憂慮,自可理解。


40. 政府太着重於幫既得利益者 2019-06-14 12:51:25
吊詭的是, 現在極力攻擊正苦的正是既得利益者, 衝突過後既得利益變得更強大, 屁民陷入更深的輪迴.
41. 眼見亦未必為真 2019-06-14 12:56:33
現代流行一句話《有圖有真相》,但過後的認知及結論是《眼見亦未必為真》。
42. 實事求是 2019-06-14 13:25:09
hongkong people兄:

閣下和我一樣是建制派,關心香港前途,但你知唔知,泛民現在真正目的,是好想政府一直推行逃犯條例修訂,等事態愈來愈嚴重,破壞性愈來愈高,佢地民望就愈來愈高,睇睇台灣蔡英文嘅民望,為何宜家高於韓國瑜便知.

以前政策嘅爭議是小爭議,泛民無理取鬧,不得民心.市民站在建制這邊,政府可以繼續前進.但宜家是1百幾十萬人行出來,可以完全唔理佢地嘅意見?可以即晚宣布照常二讀?

理性分析呢件事,一般人都認為逃犯條例非常嚴重,比當年嘅23條更嚴重,市民受感染無限擴大,香港人認為自己的言論和民意不受尊重,再唔出聲以後就冇機會.

一倨很基本嘅常識,修例對香港好還是不好?有沒有必要在現在貿易戰時強推?當市民覺得不好處更多時,港府應該給多啲時間去解釋或咨詢,但反而仍然堅持推進,就變成所謂官迫民反.

再者,全世界都反對修例,你當所有人冇到,萬一外資爭相撤離,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威脅,到時樓股大跌,誰負此重大責任?

很明顯,這次港府自動請纓,想擦鞋立功,但時機未成熟,錯判形勢,招來內亂,實在非常不智.

如今中美兩個大國正在打仗中,中國尚且要忍讓美國三分,香港憑甚麼和人家出風頭硬碰?亞爺背後肯定不高興.

現在宣佈押後修例仍為時未晚,反正立法會也開不了會,政府退一步顕出尊重民意,盡快回復正常運作,創造和諧環境,更有利管治威信.

43. 有沒有必要在現在貿易戰時強推? 2019-06-14 13:47:09
有, 因為美金還有用處, 還可以收買人心, 興風作浪。
44. 搭嘴 2019-06-14 17:12:22
浪子寫道:。。。。因此現時大批年輕港人以「反送中」為由的暴力抗爭,應只是「假相」,「真相」可能是年輕人在表達對「生存結構」的不滿,對在香港未來生活完全失去希望。樓價再創新高,買樓無望;教育改革沒方向,低下層港人難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工時長,標準工時立法無望,有返工就冇放工;工資增長低,工職金改善緩慢等等,現今來一個「反送中」議題,就輕易激發大批青年上街抗爭,盡情表達不滿。。。。。

我有時覺得,是否成年人因為老練得滯,容易地將解決問題的方法複雜化?若然修例通過,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光環,樓價應聲下跌,豈不應更受未上車的年輕人、什至成年人歡迎,但為什麼年輕人仍然不惜去衝?

不要太過低估年輕人的智商,也許他們的EQ未夠高,但在資訊仍然相對自由及教育普及的香港,年輕人敏感所處環境,十分自然不過的事。
45. 不要太過低估年輕人的智商 2019-06-14 17:58:16
老夫有一個廿二才的親戚, 夾錢同朋友做生意, 已經輸清光, 我還繞過佢父母周濟佢幾萬, 佢是名副其實的負資產。

佢父母當然同佢講些難聽說話, 是不合時宜的, 所以我不會講。

我同佢講, 如果你是要做生意的, 則係根本不是在用做生意的心態和方式來做生意, 也根本不用等撞板以後才知自己真係撞左板。如果搭個棚就有錢收嘅, 我老早發左達啦。

我的看法是, 我們的年代八九歲已經入成人機舖打機, 接觸不同背景的人, 具有非常高的危機感, 但現在成長的一群成長的環境是很 homogeneous 的, 在為喂餵之下, 有很多本能已經沒有了。
46. 搭搭嘴 2019-06-14 18:28:49
搭嘴寫道:。。。。我有時覺得,是否成年人因為老練得滯,容易地將解決問題的方法複雜化?若然修例通過,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光環,樓價應聲下跌,豈不應更受未上車的年輕人、什至成年人歡迎,但為什麼年輕人仍然不惜去衝?不要太過低估年輕人的智商,也許他們的EQ未夠高,但在資訊仍然相對自由及教育普及的香港,年輕人敏感所處環境,十分自然不過的事。

如果班細路有考慮過前因、後果,用心分析條例的內容,就唔會做出這樣不理智的行為喇!我相信大部分成年人都不會低估年輕人的智商,但EQ未夠高就無法或無諗過用智商去分析事實真相,資訊幾發達成無有喇! 

47. Hongkong People 2019-06-14 22:50:24
實事求是兄:

你未答我點解影響一國兩制呢?

至於話全世界反對,外資會撤出香港係我最不被説服嘅point; 各國政府跳出來,大家都知道發生咩事, 外資公司只會逐利,理得你呢D政府做乜戲;如果你話D公司對大陸法治無信心而撤資,咁你需要解釋比我聽,點解中國係過去三十年有多過二十年為FDI最大接收國,佢哋直接進入中國都唔怕,但香港修例後佢哋會係香港撤資,呢個講法有説服力嗎?簡直危言聳聽!

我今日check咗下香港2018嘅貿易數字,2018總貿易額為8879K millions, 而與美國貿易額為588K millions,轉口加出口為354K millions,佔比香港總貿易額少於4%. 估唔到美國對香港嘅重要性咁低,即係咁,如果美國取消香港嘅關稅地位,受影響嘅原來不過係少於4%出口;至於你話美國公司撤出香港,佢哋一般係髙端服務業,lean corporature structure,對香港勞工市場幫助不大,但極賺錢,如果佢地撤出香港,相信好快就俾其他國家公司佔據香港市場,震痛當然有,但唔會長久,不過,我相信撤出香港嘅事唔會發生.

客觀睇,無論美國對香港做乜都應該情況可控,影響有限,只要係香港嘅stakeholder保持信心,阿爺經濟ok,就問題不大.

48. 一名前線警察的心聲 2019-06-15 00:01:18
一名前線警察的心聲

612暴動當天,我就是負責守衛立法會正門,大部份事情,發生在凌晨5時後。

假仁假義,背信棄義!
臨天光,有人在防線前推鐵馬佔馬路,警方警告,某位鬧人八婆的議員,突然出現稱可安撫對方情緒,並承諾不會衝擊警察,要求不要清場,我們亦表示只是守衛立法會,不會對他們有敵意,當然,事後知道只是未人齊,唔衝住。人在做,天在看,其實我們一早已知地磚已撬起,鐵枝亦由地盤偷出來,亦已收藏在防線對面用膠布遮住,騙得了誰?

忍辱負重,羣魔亂舞!
我們的防線位處立法會道,和他們相隔兩行鐵馬,天亮了,人開始多,不停有人站在鐵馬前,毅進仔,死黑警,為幾萬賣良心,,,不絕於耳,有人向我們逐個逐個影相,有人假仁假義,話我們其實支持他們,我二十多年經驗,一眼已睇出是精神病,亦無需理會,我只擔心我們的安全,我只想安全回家,我知道有人擔心我。

大戰當前,佛口蛇心!
中午十二點,十五個鐘了,終於可以退後休息,解下裝備,就躺在行人路上,原來,外面的龍和道,金鐘道已經被佔,迷迷糊糊間,聽到有人唱哈里路亞,神啊,求你賜我一個杯麵,同一時間,傳來消息,下午3點,行動升級,佔領立法會,原來唱聖詩是暗號,說好的不衝擊去哪了?

心狠手辣,背水一戰!
想同老虎報平安,但要埋位了,透過長盾,見到「手無寸鐵」的暴徒開始準備,一早見到你地收埋D磚同鐵通啦。指揮官嗌咪:請你地遵守之前嘅承諾,不要衝擊警方防線。換來的是粗口,緊接是水樽,磚頭,之後暴徒1212打數後衝了過來,暴徒用打開的遮,擋住我們視線,再用長鐵通穿過鐵馬下方,向上插我們,有必要嗎?我們都有父母生,流出來的,都是血,試問,最危急的時候,大家不是找我們嗎?你竟然咁對我?同時間,磚頭由不同方向飛擲過來,我們開始收縮防線,幸虧平日的訓練,再加上同袍間的互信,我們的防線在攻擊中整齊地退到立法會前地,暴徒用任何可移動的物品擲向我們,有人舉起鐵馬試圖擲我們,但他高估自己體能了。磚頭撞擊長盾的聲音不停傳出,我一直想,我幾時會中呢,我有一刻曾經懷疑,我還可以回家錫她們一啖嗎?終於退無可退了,有人擲出了手擲催淚手榴彈,暴徒退去,其他小隊頂上。當脫下防毒面具,裡面積聚的汗水傾瀉而出,原來我全身已經濕透了, 立即打電話俾老虎,第一次咁快聽電話,原來她一直睇直播,報完冇事後又到下個工程。

人非草木,誰屬無情?
凌晨四時,三十五小時了,終於回到家,原來她仍未瞓,身為警眷真不容易,真的難為了她。由我加入警隊那天,我已經決定為香港出一分力,令這裡更安全,入房錫了她倆,對不起,爸爸做得不夠好,今後的香港不再一樣了。
從來,香港警察都不是和市民對立,我們只和罪犯誓不兩立,你要爭取甚麼,請便,但不要傷害我們,你出言侮辱,我可以忍,但你要致我於死,我還有選擇嗎?

49. 真相 2019-06-15 03:58:30
地產勢力、有錢佬和美國借助香港樓價高企令到市民沒有希望呢個點,已經好穩固感控制咗一班年青人。地產商會同高銀最近嘅表態已經好明顯話畀大家聽先至係香港嘅主人,以撤資散水來威脅政府同中央,完全不給面子當權者,暗示香港政府同中央唔該你過主啦!我地產霸權要 in your face!年青人都覺得沒有希望 ,佢地nothing to lose唯有聯手外國勢力 嚟宣洩自己嘅情緒,無可否認香港已成為外國反政府反中勢力的重要大本營。

所以未來無論點都好中央同香港政府以後推任何政策都係一樣會有大量反對聲音, 樓價高企民不聊生才是根本原因。這幾天股市和樓市的變動,就清楚畀我哋睇到其實地產霸權才是香港的主人,佢哋好成功咁你用呢幾日的恐慌去恐嚇香港市民同香港政府通過條例嘅後果。

香港落入如此田地咁只怪林鄭當初冇好好重視民生,控制樓價物價 ,做好對內管治 ,連人民嘅基本居住需要都搞到咁差,令到香港民不聊生, 現在官逼民反也是很自然的事。 中央也應引以為戒 ,任由樓價飆升, 人民居無定所 ,任由地產商當家, 到最後不單令到民不聊生, 而且還影響管治威信 ,他朝君體也相同, 中共政權未來面對同樣嘅樓價高企引發嘅政府威信問題嘅機會亦好大, 香港現在已經完全失控,看來真是後悔莫及。

50. 李澤西 2019-06-15 08:57:16
香港落入如此田地咁只怪林鄭當初冇好好重視民生,控制樓價物價 ,做好對內管治 ,連人民嘅基本居住需要都搞到咁差,令到香港民不聊生, 現在官逼民反也是很自然的事。”

你係咪講緊曾蔭權?林鄭做咗未夠兩年,又關佢事?哈哈
51. Hongkong People 2019-06-15 13:06:53
對前綫警察深表同情
52. 波哥好波 2019-06-15 13:38:14
逃犯條例,陳建波,波哥好波,葉劉淑儀都堅持立場,田家少爺公子啦其他建制議員,睇風講話,都好想賺選票,事到如今,政府也不夠逃犯條例,陳建波,波哥好波,葉劉淑儀都堅持立場,田家少爺公子啦其他建制議員,睇風講話,都好想賺選票,事到如今,政府也不夠專業,對市民講話要直接,殺人犯逃來香港!又怕得罪人,畏首畏尾,公關一塌糊塗。

53. 實事求是 2019-06-15 19:45:57
hongkong prople閣下:

修例是否影響一國兩制,大家心知肚明,以閣下嘅智慧,冇理由唔明?
還好,政府終於聽到我地嘅聲音,建制派的真正聲音.
如今無限期暫緩,非常明智,雖遲了一點,還算是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免除很多衝突的痛苦,社會和諧一些,相信仍可挽回民心.
54. Hongkong People 2019-06-15 21:08:11
在下愚昧,真係唔明,請實事求是兄詳解。
55. 睇唔過眼的人 2019-06-15 22:02:23
我平日好少發表咁多言論,但是今次我是被激怒,因為d人其實係借機㑹反中央政權!仲要係借機清除建制派份子!利申,我同中央同建制派完全無關,不是打手,完全冇收任何金錢利益。只是對香港現況感到痛心,也看到了年輕人肯定沒有未來,香港人也不會好過了。實在悲哀!明天我肯定不會去遊行。記著,問候人地老母,斬你老母的事我是不會說出來的,人地老母就得罪你呀?
56. 實事求是 2019-06-16 01:45:43
hongkong people閣下:

真是不用講得太清楚,大家都是為香港好,壞的東西就別說得太白了.
作為擁護建制的人,我相信香港,也要選擇相信國家,給一些時間,慢慢地兩地會愈來愈接近,無論是經濟環境或是政治環境,包括司法也希望有所進步.
特首宣佈無限期暫緩自己提出的逃犯修改法例,本人很理解和支持.由此更看得出國家領導人的智慧比我們的特首要高,也明顯比以前的領導開明得多.
無論如何,我們要尊重青年人的理想和追求,他們奮勇守護著自己的家園,也許現在他們對國家的歸屬感還不夠,愛港比愛國多,但這一次,也不可以將他們定為暴徒.
提議當局以溫和的手法處理所謂的"暴徒",體現包容的一面,有利以後的施政,請給大家多一點時間.

57. Thomas 2019-06-16 02:32:32
現在看到的是果,因要追溯到1992年彭定康上任後立即改變立法局的選舉制度,由港督委任變成民選,這樣才能令英國和歐美在97後保持對港的影響力,事實上這也是英國對所有殖民地臨走前的一貫做法。英國離開後沒有負任何責任,只留了本全球獨有的BNO,而保留了在港的利益,商業和政治上的影響力。(看今天還很自豪地高舉米字旗的香港人,我的天啊,請你去一趟英國感受一下,有誰會認受你是英國人喔!不要刁假呢)

一國兩制對香港回歸是最務實的方案,但也改變不了英國當時埋下來的力量,令一向沒有國家意識的殖民地人民繼續接受歐美的價值觀與擺佈,除了一部分有政治野心的香港人之外,不論家庭主婦好,大學講師也好,在地方這麼小的城市裡都難不受影響,年輕人更不在話下。

當然,再追問下去就要看到清政府簽下不平等條約,割去香港給英國,所以這是祖先留下來的業。今天祖國比較強大,香港才有自己的特首,但將來的路,香港人就要承受返自己今天的選擇了,不竟人家已經盡了一切的力量告訴了真相是怎樣,最終聽與不聽和決定都係自己。
58. 70 2019-06-16 02:54:18
申請居屋,由以前几万,到今年三十万人申請,廿万輪侯緊公屋。中美又打緊貿戰。
中央都忙緊救緊經濟,避免硬著陸。

而林太,呢个時候,甘大决心搞个逃犯条例,
对香港实体經濟,仲系靠推高楼价創做财富效应?
年青人上楼,靠父幹?
年青人发展,靠北上?

逃犯条例,究竟对香港目前有咩幫助?

甘大决心搞条例,点解不去发展效野公園/農地,取消丁權?













59. Hongkong People 2019-06-16 11:29:01
實事求是兄;

逃犯條例並非新鮮事,聮合國亦鼓勵國與國之間制定相關條例,香港亦與多國有相關條例,一路行之有效,從未聽說模糊他國與香港制度之事;但修條涵蓋大中華,而引渡門檻又大大提高,卻忽然説會影響"一國兩制",我還真理不出一個所以然; 實事求是兄,一而再再二三堅決説辭有影響,想必有我想不倒的道理,但我的覺得而家暴動都發生咗,你不妨解説清楚,不會有更大嘅傷害;反而吞呑吐吐,難以服眾啊!

本人亦是求知欲旺盛之人,求賜教!
60. 湯家驊 2019-06-16 13:52:24

【Now新聞台】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表示對暫緩修訂逃犯條例感到失望,認為反對人士不理解修訂內容,形容是社會公義敗給政治。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社會公義輸了一仗給政治,因為政治令我們不能為一件大家都認為錯的事尋找一個解決方法,在過程中我感到相當失望,原來香港社會出現當大問題,就是一些錯誤訊息很容易就能傳遍整個香港。」

61. 睇唔過眼的人唔 2019-06-16 14:46:36
泛民人士唔好去大陸啦,連回鄉證都唔好要就更好,反正大陸咁恐怖,留番係香港繼續「雙重標準」的抗爭啦!
62. 實事求是 2019-06-17 01:30:06
hongkong people閣下:

閣下乃有識之士,但仍然為修例辯護,令我有啲失望,連中立的歐盟都反對,閣下可以參考參考他們的理據.
今天有200萬人行出來,難道他們都是無知之輩?我夠膽講今天以後,唔會再有人為修訂逃犯條例辯護,除非他不是香港人,是同鄉會裡的眾多新移民.
點解咁多香港人怕與內地交換逃犯? 最大嘅原因是兩地司法制度唔同,人治及獨裁社會,高官代替法官判案,無罪變有罪你怕不怕?雖然內地現在進步很大,但香港人目前仍未放心,這點大家都要理解.
逃犯條例的功能,有助打壓異己貪官,嚇怕在香港的外地資金.唔單止驚嚇生意人,也令普通市民擔心.
很簡單,假如有香港人在內地得罪人,被冤枉成打劫或強姦罪,判刑7年或以上,雖走回香港,仍然被押解返內地坐牢,佢地如何申冤?難道佢地找內地律師上訴?
63. 實事求是 2019-06-17 01:43:31
hongkong people兄;

忘了一點最重要的需要補充,全香港人都認為逃犯條例嚴重過23條,反對派宣傳有效,迅速擴散到每一個香港人的腦裡面.目前還找不到理由或根本就沒有理由可解釋清楚,完全無法釋除公眾疑慮.
64. 居日港人批美化暴動 2019-06-18 13:04:28

居日港人批美化暴動


https://www.facebook.com/wahkeejapan/videos/2292683320953684/

「612金鐘暴動」令全球關注,不少外國傳媒形容當日是和平示威,惟在日本東京、大阪開設「華記茶餐廳」的港人Alex Yeung於當日回港後,親身到示威現場拍攝,了解社會實際情況。

他近日透過社交網站上載短片,形容中環一帶「好似垃圾崗」,地上磚頭被掘起、鐵馬及路邊欄杆被示威者用作為障礙物,妨礙警察執法,他反問「到底和唔和平,大家可以睇吓!」他稱「八國聯軍頂住你中國崛起」,而《逃犯條例》修訂發展至今,已演變成「顏色革命」顛覆國家,批評有「幕後黑手」把香港,甚至全球有良知、良心的人當成棋子,利用他們「善良的心」,煽動他們成為顛覆國家的動力,令人痛心。
65. 向泛民说不 2019-06-18 14:48:56
62楼,你这的言论就是将大陆抹黑成魔鬼国。咩L欧盟中立,欧盟根本都是老美的走狗。都是十字狗门徒。他们对中国扮中立,其实是害怕强大的中国。

仲有不要叫一句香港人好像很高尚。你们正在出卖香港。回归以后,你们就将没有一人一票,就是魔鬼,有一人一票就是上帝。一人一票就是上帝吗?你主人其实更加无耻。

今日你地班人渣其实就是判了一国两制死刑。最终只会加中央拿回香港的自治权。不要太高估自己。
66. 向泛民说不 2019-06-18 14:51:28
事实求是,你们反对修例的理据根本就是港毒。所以谁在破坏一国两制。

今日废青上街,根本原因就是废青已经被十字狗洗脑到全部变成反中L。这对香港是最危险。
67. 向泛民说不 2019-06-18 14:54:09
事实求是,这条扮建制的黄狗,相信没有一个建制派会这样说“100萬人上街,之後演變流血衝突,事件仍會繼續惡化,將逃犯繩之以法是所有人都支持,不過大多數香港人認為今次逃犯條例比當年23條更嚴重,年輕人怕將來失去自由,俾人亂押返大陸,沒有公平審訊坐牢,所以需要更多時間作出解釋.”

你是法轮功吧。本人不是讨厌饭民狗出卖香港人,所以一定投票比建制。
68. 地產霸權的魔爪 2019-06-18 16:08:13
一如所料,各方勢力誓要阻礙土地供應,樓價爆升,製造超級民怨,再來300萬+1 !!
鬧劇告終,香港最後又怎能走出地產霸權的魔爪 ?地產商撻定扮走資一開始已經話咗畀香港政府同中央聽佢哋先至係香港嘅主人 ,以撤資散水來威脅政府同中央,完全不給面子 。條例唔通過,樓價亦都一定唔會跌,相反未來一年樓價更會上升起碼30%以上。

多謝班杰出智將青年捨身成仁!下次民陣籌款業主們必定慷慨解囊!

地產勢力和美國借助香港樓價高企令到市民沒有希望呢個弱點,已經牢牢控制咗一班年青人。年青人都覺得沒有希望 ,佢地nothing to lose唯有聯手外國勢力 嚟宣洩自己嘅情緒,無可否認香港已成為外國反政府反中勢力的重要大本營。

對泛民主派及外國勢力來説: 年輕人沒有希望,他們才可以盡情利用佢地去動摇政府,是政府令到您們上不到車,是政府令到您們變成逃犯,所以泛民主派會盡其所能去減少土地供應令樓價急升,令年輕人更加絕望,更加憎恨政府,令更多年輕人可以被其利用,現在林鄭又被人入多一條罪(太古烈士),那些填海計劃土地供應方案更加沒有可能通過,難道他們會支持政府解決樓價問題從而提升民望?

對於地產霸權來說: 令年輕人沒有希望,他們就會不斷遊行暴動去騷擾政府施政,尤其是處理土地供應問題,所以今次事件那些地產商就裡應外合,用小小錢玩撻定玩走資,然後扮可憐說自己也是受害者,叫年輕人找政府算帳,現在皆大歡喜,條例玩完,林鄭玩完,樓市安全,地產商又可高價賣樓,年輕人繼續没有未來沒有希望,但是所有責任卻由政府一力承擔,高招。

樓價高企,令年輕人及普羅大眾没有未來沒有希望,對泛民主派又好,地產商又好,外國勢力又好,都是他們的最大利益,有這麼龐大的力量在背後推動,樓市焉能不急升?年輕人焉能不更加絕望?

香港落入如此田地咁只怪林鄭當初冇好好重視民生,控制樓價物價 ,做好對內管治 ,連人民嘅基本居住需要都搞到咁差,令到香港民不聊生, 現在官逼民反也是很自然的事。 中央也應引以為戒 ,任由樓價飆升, 人民居無定所 ,任由地產商當家, 到最後不單令到民不聊生, 而且還影響管治威信 ,他朝君體也相同, 中共政權未來面對同樣嘅樓價高企引發嘅政府威信問題嘅機會亦好大,香港已經完全失控,中央現在看來真是後悔莫及。
69. 實事求是 2019-06-18 17:46:56
向飯兄:

我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從來投票支持建制,閣下平時講嘢有玟有路,今日有啲盲塞.言論好像是共產黨,不過宜家的共產黨似乎好開明了.

就是因為你等妄顧事實,盲目支持嘅行為,才搞到目前香港咁嘅田地,好好反省吓啦!建制派失票多得你地唔少.

特首都認錯,中央都不高興了,閣下仲咁頑固,你可以做啲咩呢?好好為香港諗一諗吧!
70. 實事求是 2019-06-18 18:06:07
向飯兄:

撫心自問,是誰害了香港,是誰讓特首錯判形勢,作出錯誤行動?
作為負責任的人,講話要有分吋,你去金鍾發表一下你的意見,看看有甚麼反應?
好彩閣下非官場中人,否則出不了街!
71. 中央都不高興了 2019-06-18 18:16:43
林翠閂道歉是表象, 哩個教訓話俾阿爺知中港仍然未能融合, 至少有一大班唔知頭唔知路嘅有影響力份子隨時可以撓起你。
72. 秋後算賬? 2019-06-18 18:51:42
政府統計處在登記6月12及13日放假的公務員姓名,有同事更直接被上司問:呢兩日係唔係放假?放乜嘢假?

未知所為何事?最少令果兩日放假的同事非常不安。

其實公務員放假都有清楚記錄,多此一問,明顯係想制造威脅。

特首鏡頭前出來表示悔意及道謙,實際部下做的又係另一套,不能不叫人心寒,希望有人可以出來澄清一下!

73. 道歉無用㗎,做嘢啦! 2019-06-18 19:34:18
做咗兩年特首,樓價兩度創新高,事事傾斜商界,逃犯條例修訂,商界要改就改,市民擔憂當無聽過。

林鄭,做啲嘢啦,為香港青年帶點希望好嗎!!
74. Hongkong People 2019-06-18 23:36:54
實事求是兄;

對於話歐盟中立之説,我傾向同意飯兄,西方政府傳媒重來對中國沒有公平過,佢地嘅論據參考價值不髙; 問咗你咁多次點樣影響"一國兩制",點解唔直接D講你嘅睇法呢?

唔好成日講200萬,你唔會咁幼稚相信係200萭呀?警方話33萭,而科大雷鼎鳴話40萬,咁我再俾盡D 50萬吧!當日我出街揸車入停車塲要等位, 飲茶要等位,打波球塲爆,比平時長假期百幾萬人外遊時,難入停車塲,攞位飲茶同book球場,所以以我睇, 50萬真係俾多咗少少.  

同埋你個講法有D問題,一件事情,曾經用個腦去分析,並唔會因為群眾嘅壓力而影響自己睇法,除非從來無用腦去分析,先會人雲亦雲,跟大隊.一件事嘅是非對錯自有其客觀性,到呢個時刻我仍然支持修例.  你應該bare in mind 二八定律,呢個世界八成係蠢人,只有兩成係聰明人,所以大部分人嘅想法,好大可能都係錯嘅想法, just be sceptical and think through.  呢個係其中一個原因我唔 buy 民主制度, 民主制度基本就係一堆蠢人選領導, 你估佢真係識得揀一個長遠對國家好嘅領導?  呢十幾年,如果唔係眼盲又心盲都應該感受到民主係唔work 啦!

至於話司法制度不同,呢點我同意,不過,不同國家互相簽訂引渡條例,國際上並不要求要相同司法制度,香港行common law, 歐美行continental law,但亦互有逃犯引導條例,至於你話大陸獨裁,人治,官治,老實講做人做咗幾拾年,真係冇咁純真去相信絶對嘅法治, 猶其呢幾年你感受唔到香港原來都係人治,係法官以個人政治立場人治緊香港!呢幾年真係對我嘅幼稚病當頭棒喝!  同埋引渡程序中,香港法庭有最終決定權,你對香港法治咁有信心咁有優越感,何解你又覺得佢唔能夠保障港人呢?

至於你講話得罪某大陸官員就會被侮告,呢個講法真係被害妄想症發作,咁子虛烏有嘅想法,真係唔係一個成熟嘅人可講得出口; 第一時間,中國如果會亂捉人,每日往來關口幾十萬人,幾十年來未聽過呢D事件,要捉人隨時可捉,需要多鬼餘等有逃犯修定條例先引渡你嗎? 第二, 就如你所講,你唔再返大陸,佢只可引渡你返大陸,但你想想,啟動引渡程序需由中央提出,你唔係覺得自己有資格去得罪中央官員呀?OK,當你得罪地方官員,你覺得佢為咗侮告你夠膽將件事上呈中央,唔怕丟官? 第三,我又當佢唔和點樣中央官員同佢同流,個D假証據來到香港法院,又會受理, 過得到,是嗎? 你其實知唔知自己講乜呀? 你説服倒自己??

至於話撤資,我已經講過無説服力,我唔想再repeat ,你自已睇返我之前嘅post啦.



75. 實事求是 2019-06-19 03:29:36
hongkong people兄:

閣下咁詳細的回應令我有所啟發,你講嘅嘢我非常認同,大家都支持政府依法施政,希望香港長期和諧穩定.
不過,大家先別爭論條例對香港人的影響是甚麼,會不會亂拉人等,光是不能釋除港人憂慮這一點,就已經表示現在不可以強推,因為民眾的恐慌情緒是可以無限擴散.又正如最低工資的實施,幾年前開始實施時,時薪最低是28元,今天已加到37.5元,條例開了頭,是可以不斷[優化]的.
時機未成熟和判斷失誤,都是政治人物不可犯的錯誤,今天拿石塊擲自己的腳,是十分愚蠢的行為,特首自己都已承認錯誤,我們再為修例辯護是不切實際.
至於引渡逃犯需要中央提出或香港法官批准才可進行,因此各位都以為很安全,去吧,絕對沒問題!這一點正正是大家理解錯誤的重要部份,也是建制派所謂的堅強後盾踢特首進入深坑的死亡之腳,更是這一趙港府一敗塗地的癥結所在.
hongkong people兄,不是我想隱瞞,也別怪責我,是不可以說得太白,提議你去問一問長期在內地經商的朋友,或一些比較有社會地位的內地朋友,退休公務員等等,讓他們說一些真心話,真正去了解內地的司法制度,了解他們拘捕與調查和審判的標準及程序後,我們再作討論吧.謝謝!



76. 歐盟中立之説 2019-06-19 05:32:02
季文海醉駕撞死人, 係得佢個女同歐盟死撐, 佢自己有冇否認過? 無罪變有罪你怕不怕? 其實我真係唔怕, 我講過, 內地司法制度被人類最大垢病的地方, 是該罰的時候罰得不夠重, 此是令公義不得申張的地方, 外資有特權, 呆仔有特權, 大隻講的香港人有特權, 你唔問吓阿季如果唔係衰出書點解咁耐都唔拉返去?
77. 真真薯片 2019-06-19 09:57:10
引導條例本身冇問題,正如好多人講,呢個係國際慣例,係林鄭推行既手法同時機錯到離晒大譜,先搞到依家咁既田地,事後回望,佢或者可以唔洗咁急,可以先包台灣,澳門,落實行順左先加大陸入去,咁爭議就少好多

但係你睇林鄭推修例係點推?20日咨詢,好多基本邏輯問題,例如死刑犯唔引導,但佢又話目的係引導陳周佳返台灣面對死刑,咁即係想點?普通人意見唔聽都算,大律師公會既意見佢都一於少理,到6月9號重現03規模遊行,佢繼續無視,再到12號爆衝突,佢依舊企硬,仲定性暴動開槍震壓,再去醫院大舉搜捕,係64 30周年重現64………

林鄭合埋眼乜都唔聽,唔理,遇神殺神咁衝,佢既信念有如二戰日本神風戰機機師咁合埋眼撞過去,目的只為係呢兩個星期去通過法例,呢個時候正係阿爺外交壓力最大時候,結果事件掀連到中美貿易戰,台灣大選,歐盟發聲明,英加發聯合聲明……事件已經完全提升到國際外交層次,完全超越香港特首權力範圍,令人不禁會問,林鄭邊度黎既膽量不顧一切咁去做呢件超越佢權限既事?

事實阿爺忍痛叫停止蝕,證明阿爺認定左合埋眼衝係錯,對阿爺已經做成實際傷害,就算林鄭係受上級指示,終極阿爺都會覺得林鄭既政治判斷力係零,淨係識聽order做野,你做將軍,叫你守城門,朝中某大官叫你開城門放敵軍入黎,你淨係識照做,唔識判斷下咩可以做咩唔可以做,唔識拖下時間先得皇帝返黎再算或者覺得唔對路諗辦法通知皇帝?林鄭呢鑊係關鍵時候火燒阿爺後欄,唔理林鄭是否因為服從命令而咁做,終極阿爺對佢既判斷力必定有所質疑,甚至可能懷疑佢係間諜,阿爺會暗中撤查成件事既始末,6月4號恒指跌89點,國指跌64點,依家睇返就好似預告一樣

另外林鄭仲面對另一個問題,佢下面幾個司局長蠢蠢慾動,想取而代之,林鄭仲點去指揮佢地做野?肯定陽奉陰違,一有機會就落井下石,建制派唔洗問又係會送佢一程,出年垃圾會選擇好可能係最後一根稻草,選舉大敗會成為建制派最大既理由要求阿爺換人,當然阿爺想邊個做特首唔到建制話事,但建制會營造客觀環境比阿爺睇,留呢個人做已經冇用,再加上林鄭判斷力有問題,而佢既賣點聽話,做到野,既可替代性極高,林鄭下面有大量同樣聽話,有政府行政經驗既人隨時可以取代佢,睇黎林鄭前景係非常危險

78. 向泛民说不 2019-06-19 10:53:45
事实求是,不要扮中建制,无耻咯,是的特首是错判形势。不知道十字狗在香港的渗透有几深,这个问题其实不能怪特首。反而是中国在香港的强力部门,竟然收唔到风。

但是今次更加肯定是年轻人已经被十字狗洗脑到全部都是仇中L。反对引渡条例,基本就是base on 大陆上魔鬼国家。而从你的观点上,你也是认同这样的观念。

本人buy香港,就是因为香港行一国两制,今次饭民狗的游行其实就是将一国两制送入加急病房。香港没有能力独立,所以没有了一国两制,只会将香港变成更加深圳上海的香港。无错饭民今次是赢了,但是香港输了长远的利益。

by the way,在中央的眼里,饭民根本是老美的走狗。很多都是港毒派。
79. 向泛民说不 2019-06-19 10:58:00
73楼,你们饭民反对发展郊野公园,反对填海,甘点可以用市场经济方法解决楼价问题啊,黄狗。楼价升根本就是08年qe之后全世界的现象,除了增加供应,仲可以点啊。

难道你们希望香港出个伟大领袖,斗地主,分土地,强抢新界佬的棕地发展吗?你地饭民狗非常无耻啊。
80. 佢或者可以唔洗咁急 2019-06-19 11:18:12
咁又被你話等退休嘞。
81. 真真薯片 2019-06-19 12:19:12
80樓,急還急,使唔做揀正阿爺生日,64 30周年,G20見侵侵前去衝?拖多一個月會死?

向飯成日高估香港本土派實力,以為十字教隨便吹雞即可制造回歸以黎最大示威,不過我要恭喜向飯,全靠林鄭,本來你思覺失調幻想出黎既敵人由假變真,你將會有一段好長既亢奮期,未來兩三年你會日日都咁開心
82. 拖多一個月會死? 2019-06-19 12:36:03
咁阿爺方面唔知自己就黎擺大壽咩? 滬股冇打出過 8964 咩? 不要忘記, 而家開始上位嘅都係 born between 89-97, 根本周街都係盲反派. 
83. 向泛民说不 2019-06-19 13:41:57
真真,你们饭民狗已经将一国两制“送中”,你吾好以为中央傻的。你们饭民狗已经吹到200万人。

你们饭民狗在今次贸易战中,完全站在美国那边,吾好当人盲的。大陆鹰派已经发言,香港人是全世界最坏的,比台湾更坏。你要知道这个想法在大陆肯定是越来越多人认同。饭民狗破坏了一国两制之后,只会加快中央拿返香港的自治权。一国两制这种制度你要知道是中央给香港人特权,其实可以马上摧毁。你美爹主人可以随便摧毁和其他国家的合约,难道中国又不可以吗?用一下你的脑袋啦。

仲有网上很多反中言论来自外国的法轮功,和台独,这些人渣根本不会离香港人的利益。
84. 真真薯片 2019-06-19 14:09:19
冇林鄭揀岩時間做神風隊盲衝,犯民跳獨腳戲可以搞得出呢隻鑊出黎?
85. 睇唔過眼的人 2019-06-19 14:42:04
而家係非飯民團結既時候,林鄭肯定係有錯,但就算我地而家成日指責佢都冇用。非飯民人士要先團結,就算心裡對正苦有怨恨,對建制派不滿都好,而家最重要係先保住香港,對隱性黃衛兵要小心,不要令香港成為貿易戰磨心先。至於d年輕人,我相信佢地唔係個個都係黃衞兵,不過因為大陸同西方差異太大,要佢地真心相信大陸係好難。呢個結係太難解開了。先團結一致吧,民間的聲音係有影響力的。
86. Hongkong People 2019-06-19 16:33:24
實事求事兄:

問你咁多次點解影響"一國兩制",仍然係推推搪搪理唔一套說,我諗我可以總結為影響"一國兩制"之說,跟本就係一派胡言,亂講。(btw,我有好多朋友係大陸做生意,佢哋只係做生意賺錢,冇你諗得咁意識形態,"一國兩制"點受影響? 佢哋唔會知).

我並非為修改逃犯條例辯護,我只係以事論事,以我睇逃犯引渡條例一D問題都冇;部份港人嘅疑慮及恐慌係因為佢哋無知及民智不足,而佢哋嘅疑慮及恐慌嘅源頭就係一班反中亂港賣國賣港本土惡棍鈎結西方勢力,瘋狂抹黑妖魔化中國,一班無知而又無分析力嘅港人自然受渲染塗毒,將恐懼無限放大; 要控制情況,打蛇打七吋,痛打源頭先有意義。

但香港情況無可避免成為大國角力場,我睇2047前都無法走出困局,除非中國強到其他大國不得不承認,如果唔係香港自我揉掄底下沈淪; 不過呢個亦係無可逆轉嘅走勢,除非班無知嘅港人突然死醒,先可避免魚死網破嘅死局!

我哋呢脱人,係處寫咁多都只為香港盡綿力,盡量提供不角度俾人思考下,香港變成點,都唔輪到我哋去承受; 香港差到一個點,都有能力換個地方住!班後生真係唔見得有咩地方走,不過都係抵死唔抵可憐!弱智係要付出代價的。

God Bless Hong Kong!
87. 真真薯片 2019-06-19 17:09:26
終極阿爺年頭發表台灣演說,講到明“一國兩制,香港模式”係台胞回歸祖國懷抱既典範,阿爺資助既台灣媒體日日落力sell一國兩制

點知林鄭係64 30周年開槍清場再去醫院搜捕傷者,港警開槍暴打既影片同畫面飛升國際,搞到阿爺屬意既兩個國民黨候選人立即要同一國兩制割蓆,民進黨支持度急升,咁樣仲唔係破壞一國兩制,點先算破壞一國兩制?
88. 民進黨支持度急升 2019-06-19 17:21:14
菜厠紙支持度急先有助加速和平統一呆灣. 
89. 真真薯片 2019-06-19 17:55:42
English菜有名你叫,佢根本就係美國既白手套,林鄭幫對家送大禮,居心何在?
90. 居心何在? 2019-06-19 17:58:08
老 k 上台永遠都統一不了。
91. 向泛民说不 2019-06-19 18:39:26
真真唔L好在调拨离间。根本的问题是现在年轻人以被十字狗洗脑成反中L,今次只是利用逃犯条例发难,就是这次不出现,下次也会。
92. 真真薯片 2019-06-19 19:14:24
咁你即係認同一國兩制係錯嫁啦
93. 一國兩制 2019-06-19 19:49:43
一國兩制指的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 並沒有其他, 但很多人自以為可以分庭抗禮, 好幾年前已在此點醒亮劍。
94. 睇唔過眼的人 2019-06-19 20:33:20
To 86 很贊成你的講法,呢幾日睇新聞,我發覺而家好多野都推晒去林鄭度,某大專院校老師說要林鄭負責罷課的後果,睇到眼火爆!我知呢個世界都係揾人食死貓既人多,唔好以為做乜野老師就代表佢係好人。所以,林鄭我仍然支持佢,至少我覺得佢都肯食死貓,仲想點呀?其實除左年輕人,仲有好多唔同年齡既人都係隱性黃衛兵,所以我今後都會好小心,而且我亦想講要佢地認可共產黨係唔使再諗,可以慳番啖氣同佢地講理論。我啱啱都發現一樣野,就係打共產2個字後係會出現極權及專制等字眼比你去選擇,大家明白架啦!
95. Hongkong People 2019-06-19 21:00:07
真兄:

你D歪理當真理式嘅討論,我就唔浪費時間同你討論。

Enjoy yourself! 😆
96. Hongkong People 2019-06-19 21:14:14
實事求是兄:

你以最低工資不斷加來比譽以後逃犯條例會一步步放鬆,似乎呢個比譽唔太恰當; 最低工資基本按照一個方程式,有相當社會共識,立法遞增。 逃犯條例 1997立法以來,22年來今次第一次修例完善,要凝聚社會共識有咁容易嗎?何解你覺得今次如果修例後可以咁隨便又修呢?你會唔會有D聳人聽聞?
97. Hongkong People 2019-06-19 21:19:40
我前兩星期發覺,係Facebook like D 支持修例嘅post,like 唔倒,但入到去2nd layer嘅post 就like倒。

好明顯Facebook 做咗手腳 
98. 真真薯片 2019-06-20 00:45:48
Hongkong people 

討論回應冇point又鍾意搶最後一句,貼個表情以為可以增加說服力自我感覺良好既人我見唔少,依家留返最後一句比你,唔洗多謝
99. 引刀一快 2019-06-20 10:01:24
唔使多講,真正要捉嘅,唔係普羅大眾,不過香港嘅言論會自我約制自我審查,所有KOL都怕做第一個引渡者,咁就係香港進一步跌watt嘅開始。
100. 過分 2019-06-21 15:46:29

大專學界和網民設下死線,要求政府回應撤回修例等訴求,政府表示已作回應,希望市民明白及理解。網上流傳的行動升級時間為早上七時,升級行動包圍政府總部。上午近11時,示威者陸續佔領立法會停車場出入口、添美道,部分人將水馬、馬路雪糕筒及垃圾桶搬出夏慤道設立防線。

據了解,警方集中鎮守政總、立法會、特首辦及禮賓府四個主要角力場,放生示威者和平佔領馬路。



101. 佔據灣仔稅務大樓大堂 2019-06-21 15:53:06

示威者佔據灣仔稅務大樓大堂

【Now新聞台】大專學界發起不合作運動包圍政府總部,一批示威者轉到灣仔佔據稅務大樓大堂。

約100名示威者坐在稅務大樓大堂高叫口號,大堂的便利店收起貨架關門。

由於是午飯時間,不少市民要跨過示威者離開大樓,有市民想進入大樓但被示威者阻撓。有示威者封閉停車場後門,職員無法出入。

據了解,部分在稅務大樓及入境大樓工作的職員,三時前已接獲通知提早下班。

稅務局中央詢問處落閘並貼通告指由於情況緊張,部分服務暫停。

稅務大樓外數百名示威者聚集包圍大樓,有市民不適,在示威者協助下離開。

有在稅務工作的職員指,支持示威者行動,促請政府盡快回應訴求。


102. 網上流傳 2019-06-21 16:02:50
點樣可以響度貼圖和片架?
103. 十郎 2019-06-21 16:21:26


      切定唔切 ? 究竟邊個話我聽 “ 反送中 ” 之後樓價會升番 ? 等我歡喜左一陣。



104. 十郎 2019-06-21 16:29:36


      我今朝剛剛去完稅務局 , 避過一刼 , 在橋中間有一個大電視機播警察打人。點解食環處哥哥睇唔到 ?



105. 十郎 2019-06-21 16:36:03


      唔知聽日有冇車搭去打麻雀 ?

106. 有冇車搭去打麻雀? 2019-06-21 21:06:51
但係好多人寧願去掟蛋都唔打麻雀喎。
107. Hongkong People 2019-06-22 10:45:07
106 樓:

打麻雀幾時都得,但係去警總掟雞蛋,係 once in a lifetime 嘅機會,大把無聊友有興趣去,何況有錢收; 我都有明友係佔中初期為咗要聞下催淚煙走去佔下中,之後仲好過癮咁Facebook post.呢D就係香港人.
108. 十郎 2019-06-22 12:53:13


      歸根究底 , 因為佢地唔識打麻雀。香港應該推廣中國五大國粹 , 武術、醫藥、京劇、書法、麻將。咁就天下太平。

109. 咁就天下太平 2019-06-22 13:08:04
憤青應該去跳廣場舞,代替搞搞震,如果大媽都去掟雞蛋,班憤青邊夠人掟,到時候又話中港矛盾。
110. 拜託想清想楚 2019-06-23 02:27:19
臺灣主播思路清晰過香港爛傳媒!盲反逃犯條例連臺灣人都笑九你!

111. 睇完大家就知誰在誤導香港市民 2019-06-23 15:34:04
睇完大家就知誰在誤導香港市民:

「逃犯條例三部曲」《砧板上》


112. 咁都作得出 2019-06-23 15:38:52

咁都作得出,有八十萬個Views.

「逃犯條例三部曲」《漸暗漸行》


113. 俾洗腦嘅人辦 2019-06-24 00:57:08
痴線!!!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
俾洗腦嘅人辦


114. 路過的人 2019-06-24 11:34:39
看到111/112/113 的都是荷里活大片,跟美國人救地球一樣。

‘如果’本身就是一個大家都不知道的結果。

曾經有人說中國打貪打不到大老虎。
曾經有人說西九龍站會有公安拉人。
曾經有人說.....

我看見書釘健, 陸錦城.....

鬼嚇人,嚇不死。人嚇人,嚇破膽。

香港人因爲生活壓抑,都甘心被嚇。怪誰呢?

今天又會是一個雨天,但希望在明天。
116. 美國NED傑作 2019-06-25 11:52:18
113樓:
其實一睇條片就知道又係美國NED傑作,美國左派最鍾意輸出顏色革命,左派家庭概念薄弱,成日話乜野反對操控,美國佬就係想果班廢青同家人決裂,然後全心全意投身革命
117. 葉劉淑儀 2019-06-27 14:49:44

逃犯條例,終止待續辯論,葉劉淑儀,講咗歷史,李漢奸都有份,佢最適合形容今時失控的野貓,流寇再適合不過


118. 自我陶醉 2019-06-27 17:44:25
思維慎密,反駁鏗鏘有力,再次證明我當年最支持嘅特首候選人葉劉依然是最佳人選。
119. 特首選舉宣傳片 2019-06-27 22:58:25
117樓條片,好明顯係葉劉嘅特首宣傳片啦,已有消息林鄭已向中央辭職,唐唐、薯片話唔選,有機會似乎得葉劉、陳智思、曾育誠…

大家不如估吓邊個得喇?輕鬆吓,睇新聞睇到我都無晒心機。
120. 官場流傳的兩個 2019-06-28 01:39:44
目前官場流傳的兩個繼任名字,分別是張建宗和邱騰華,應該不會有商界人士肯做
121. 回歸22年.專訪顧汝德 2019-07-01 22:42:04

【回歸22年.專訪顧汝德】林鄭不解民情 態度傲慢成民怨催化劑

2019年7月1日

有「魔僧」之稱的港英時代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F. Goodstadt),近年積極著書解構香港管治問題,其最新著作的中文譯本今年面世,書名《失治之城-掙扎求存的香港》可謂對當下香港的精闢概括。在他眼中,現今香港社會問題千瘡百孔是由多重原因造成,而最大的問題來自歷任特首的施政失誤。眼見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兩周年之際遇上反《逃犯條例》修訂的一連串風波,管治陷入困局,顧汝德娓娓道出對這位特區掌舵人的失望。

(此文章為《顧汝德專訪》之一)

1989年,港英政府成立中央政策組(中策組),修讀經濟學出身、曾任職傳媒界的顧汝德隨即被招攬為首席顧問。顧汝德早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已來港從事學術研究,回歸後,他繼續自己的「老本行」,研究香港的官商關係、貧富懸殊等深層結構問題。在《失治之城-掙扎求存的香港》裏,其中一章探討香港莘莘學子「被市場魚肉」,配圖為2014年年輕人佔領中環街道的相片。他始料未及的是,不消五年,香港再一次爆發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在上月接連兩個周日有數十萬甚至上百萬計市民上街遊行,示威者佔領街道、衝擊立法會,滿腔熱血的年輕人,再次成為社會抗爭的主角。

談修例:年輕人看不見未來

顧汝德接受《香港01》電郵訪問時說,年輕人憤怒的聲音,不只是為自身利益而鳴。「香港人參與抗議活動,通常不關乎個人利益,而是關於原則、香港價值」—無論是2003年的七一遊行、2014年的「雨傘運動」,還是這次的反修例抗議—但他不忘提醒,激起青年怒火的,還有他們對政府及社會積累的不滿。

「他們有充分的理由控訴,因為政府使他們對未來的幻想破滅。」顧汝德解釋,早於1989年,港英政府為大學收生學額設立15,000個的上限,可是過去二十多年間,特區政府並沒有因應高中畢業生人數上升而調整大學學額,反而將因資助學額不足而未能入讀大學的畢業生,推向副學士或自資學位等高等教育課程。這群學生不但要自行承擔一筆高昂學費,畢業後的薪酬水平更與無同等學歷的人相差無幾,「即使特區政府為他們提供補助,但這些課程的質素,以及就業出路依然不理想。」

顧汝德又指出,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來自富裕家庭和貧困家庭的年輕人獲得大學學位的機會相差不遠,現在的情況卻大不相同。他引用2011年政府人口普查數據,指出幾乎一半來自最富裕家庭的年輕人能升上大學,而來自最貧困家庭的年輕人升讀大學的人數增加得很少。這是現今社會「成功靠父幹」風氣的寫照:年輕人的人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家庭收入,這又如何令他們相信學有所成是事有所成之本?又如何相信自己有能力改變現狀,帶來更好的生活?

顧汝德直言:「這些情況,令新一代對政府萌生恨意。」

林鄭月娥上任後,在首份《施政報告》中強調,未來五年會致力做好與青年「三業三政」相關的工作,並特意成立青年發展委員會。可是,擺在年輕人眼前的現實似乎是生活與發展空間不斷收窄,面對房屋、就業、欠缺上流機會等困境,政府所謂的青年政策皆顯得如同雞肋,對他們的人生規劃難有實際幫助。這令人不得不質疑,究竟政府有沒有重視、正視,或者了解青年的訴求。

政府理應積極聆聽民意及回應市民的訴求。回顧這次修例風波,顧汝德形容,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中產與上流階級亦參與抗議活動,他們的訴求清晰明確,而備受社會尊崇的法律界人士,早於民怨未爆發之時已就修例發聲,提出疑慮,可是林鄭及其管治團隊不予理會,「似乎覺得律師並沒有那麼重要」。

當權者的傲慢,無疑是點燃市民怒火的催化劑。顧汝德過去曾分析,林鄭月娥不是政治家,沒有特別的領導才能,甚至在制定政策時滲有個人觀點,「自以為這些觀點能夠代表社會上的人」。經過近期的風波,他又如何評價林鄭的管治方式?

「香港是一個現代、開放、複雜和繁榮的社會,政府不符合社會期望的標準。從政府的演辭及報告中可見,似乎政府官員要麼不了解香港人的質素,要麼不尊重他們。」顧汝德不諱言,「林鄭執政兩年間,未能提高自身的領導能力,加上整個管治班子無法獲取市民信任,成為她管治中的最大弱點。」

從競選特首開始,林鄭一再聲稱要「與市民同行」,可是兩年過去,市民突如其來的強力反彈,卻暴露她不知民怨、不懂民情,與市民漸走漸遠。如今民間呼喊「林鄭下台」的聲音不絕,反映其施政即使曾帶來「相對平靜」的社會氣氛,卻未能真正凝聚民心。自詡「好打得」的她近日被問及會否下台時強調:「希望能繼續為香港社會服務」。她同時坦言自己未來三年的管治工作將「非常困難」,困難在於市民的「信心」及「能量」問題。

重拾市民對政府的信心,確實是林鄭月娥不能迴避的首要課題,但是要如何改變已深入民心的負面形象?顧汝德建議林鄭月娥籌組一個顧問團隊,正視過去的決策錯誤,並任命有能力的專業人士出任問責局長,透過大規模改革,為社會帶來改變。他提醒,林鄭需要真正的謙卑,才可以令團隊敢於諫言。

以上建議或多或少令人聯想到中央政策組—這個由成立至回歸前的八年間一直由顧汝德掌管的智囊機構,曾協助港英政府落實不少重大決策,但回歸後它的角色大不如前,一度恍如被「投閒置散」,本屆政府更把它改組為「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

智庫香港願景計劃執行及研究總監馮可強曾撰文探討港英時期中策組的運作經驗,指出它有可取之處。他提到,當年顧汝德用人來自各黨各派,例如委任民建聯創黨總幹事鄭艾倫為全職顧問,非全職顧問包括民主黨政策研究員劉細良、工聯會陳婉嫻、民建聯程介南、職工盟李卓人、民協羅祥國等。他並引述劉細良的一篇文章稱,「顧汝德當時說,中策組不需要港督的『粉絲』,要客觀評估政治形勢,就一定要聽到來自不同陣營的聲音。」


122. 以「做」愛解決社會矛盾 2019-07-02 23:46:49
解決社會矛盾方法,只有一個
 
1967 年暴動,之後英國政府,實施宵禁,當時英國政府深知,香港人永遠不會承認自己是英國公民,總使英政府續個游說示威人士,也無用,英國政府立即開會,應該怎麼辦?當時英政府請了一些心理專家去解釋這社會問題,結果政府立即決定落實執行心理專家的建議,結果幾年後,香港欣欣向榮,成為東方之珠。

究竟心理學家建議了政府做什麼?能讓那麼多人平息怨恨,變得所有動力專注在(搵錢)方面? 

原來心理學家建議了此方法:就是大量興建(房屋),因為只要人類有了居所,自然會去(做愛)跟配偶發生性行為,之後生兒育女,所有精力放在育養小孩,而對於一些高風險的活動大大減底興趣,因為他們會考慮這點,如果父母出了事,孩子誰去養育,這是一般正常人類會考慮的事,所以之後政府大力興建很多大型(公共屋邨),包括華富邨,愛民邨,彩虹邨等等...... 政府也明白,人類會不斷追求生活品質提升(higher living standard) , 所以制定了一些段梯給市民,人們會向上流,搬家到更好的居所,(屋邨)下一步是(居屋),(居屋)下一步是(夾屋),(夾屋)下一步是(私人物業),當然有不少市民由公屋搬到去私人物業,或一些已經成為富豪級人馬!

回看近這幾十年社會越來越變得激進,為什麼呢?原因是近二十多年,公屋少了,居屋少了,夾屋已經冇了!由於年青人,沒有地方可以(性交),精液上腦,令人格激動,原於沒有地方安心(做愛),所以社會越來越矛盾!

所以要解決這社會矛盾的問題,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大量興建公屋),放寬入住要求,譲更多人有居所(做愛,性交),鼓勵生育,成立家庭!相信社會問題一定可以解決!
123. 《顧汝德專訪》之二 2019-07-05 01:55:58

【回歸22年.專訪顧汝德】歷任特首弊政多 對社會福利視而不見

2019年7月2日

回想1997年,香港由一個殖民地政府,轉為高度自治的特區政府,正式由港人當家作主。有「魔僧」之稱的港英時代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F. Goodstadt)憶述,當時他毫不懷疑香港能繼續成為世界級金融和商業中心,一方面在於本港的政治穩定及社會秩序值得肯定,一方面在於廉政公署有效打擊貪污。他當時亦相信,《基本法》已為香港提供良好的制度,若得以完整地實踐,香港的福利及社會服務均可得到保障。

(此文章為《顧汝德專訪》之二)

【回歸22年.專訪顧汝德】林鄭不解民情 態度傲慢成民怨催化劑

可是過去二十多年,他目睹歷任特首的失策和弊政,他們對香港經濟存在悲觀主義、選擇性地落實《基本法》、迷信自由市場,令失治的問題遍布政府各個層面,對民生福祉構成威脅,「過去二十年,政府在制定政策時長年秉持一個觀點—拒絕更樂觀地看待香港前景,認為日後的財政危機不斷威脅香港,因為社會累積不滿、可能需要更多的公共開支。」

《基本法》第三十六條列明:「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顧汝德強調,歷任特首選擇「忽視」這些屬於社會的權利,全因他們相信仿效私營企業的運作方式去管理社會是「最好的」,政府拒絕承擔公共服務的責任,令到本應以服務市民為目標的工作,轉以逐利為本的商業模式提供。

《失治之城》一書中詳述特區政府追求商業模式及自負盈虧,導致社福界蒙受傷害,例如特區政府堅信能夠以商業模式解決長者住院護理嚴重不足的問題。可是,私營院舍的質素參差,長者對於受資助機構的質素更有信心,結果輪候入住的長者始終大排長龍。

顧汝德引述,林鄭曾宣稱花費在福利上的每一元,都是以犧牲其他政策領域為代價。他提到,2013年終審法院根據《基本法》,確立「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得到憲法保障,「林鄭月娥作為當時政府第二高級官員(時任政務司司長),一定知道這個重要的裁決。」可惜,她深信政府提供社會服務所需的成本「潛藏毒性」,以致過去兩年間不僅未能解決林林種種的社會問題,更曾打算收緊長者綜援年齡門檻,引起激烈反彈。

顧汝德直言,林鄭最失敗之處是無法解決住屋、醫療服務、老人與殘疾照顧以及教育方面的嚴重短缺問題,雖然這些關乎市民基本生活需求的社會服務陷入災難局面不全然是她的責任,而是該歸咎於首兩任特首拆毀了香港的社會保障網,但是林鄭上任時信誓旦旦要有「管治新思維」及「理財新哲學」,卻繼續承傳其前任的管治思維,教條式地複製商業管治模式,視社會福利支出為金融穩定和經濟繁榮的威脅,以「量入為出」為理財桎梏。顧汝德形容,林鄭猶如是模仿商業模式治理社會的「虔誠信徒」。

基層家庭愁生計、住屋,年輕人憂前路,政府卻一直無所作為。社會困局引起的廣泛失望,早已積累一股民怨。《逃犯條例》修例風波爆發後,不少人將希望押注於下一任特首。然而,若然不徹底改變僵化的管治模式,又如何避免未來的特首不是「林鄭2.0」?

124. 《顧汝德專訪》之三 2019-07-05 02:04:31

【回歸22年.專訪顧汝德】港人難無限期包容當權者無能

2019年7月2日

「香港人擁有一個令人驚嘆的『求生』文化。」有「魔僧」之稱的港英時代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F. Goodstadt)如今身在愛爾蘭,但依然心繫香港,縱使他以「失治」形容這個城市,卻沒有悲觀地看待香港的未來。他說,香港人是很堅毅的市民:「即使面對威脅,香港人忍耐力之高,是在其他城市看不到的。」

他口中的「威脅」,部份來自環球經濟的改變,以及一些不能預見的事件,例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8年環球金融海嘯、2003年「沙士」(SARS )疫潮、內地工廠倒閉潮等等,亦有部份來自政府的施政。他提到,首任特首董建華面對經濟困局時,削減公務員薪酬及社會福利應對,「但勞動人口依舊辛勞地工作,生產力持續上升,那就是典型的香港」。

(此文章為《顧汝德專訪》之三)

承接上文:【回歸22年.專訪顧汝德】歷任特首弊政多 對社會福利視而不見​

翻查資料,董建華政府在2002年立法削減公務員薪酬,並在其後推出「033」減薪方案以節省公帑,此舉變相帶動社會普遍工資相應下調。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由2001年的11,000元降至2002年的10,400元,至2007年才重回11,000元的水平。即使如此,香港依然有着極高勞動生產力,2000年至2010年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GDP)一直穩步上升。與此同時,受通脹影響,基層市民的生活質素卻在下降。

顧汝德又提到,2000年以來,香港醫院部門的資源遭到嚴重削減,公立醫院的住院病床被減少,一些藥物費用亦需要「患者自付」,醫護人員仍然堅守崗位,提升病人的生存機會。追本溯源,當時的節流措施,包括以「肥雞餐」鼓勵資深醫生離職、削減大學醫科生學額、削減住院病床,正是現時公營醫療體系供求嚴重失衡的原因之一。

顧汝德認為香港2000年以來,醫院部門的資源遭到嚴重削減,公立醫院住院病床被減少,是現時公營醫療體系供求嚴重失衡的原因之一。圖為冬季流感時內科病床爆滿的情況。(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換言之,港人一直在包容、忍耐着當權者的無能,在「失治」的城市中求存。不過,顧汝德在書中的最後一段預告:「我們不能指望社會能夠無限期地包容。」

顧汝德在2013年出版的《繁華底下的貧窮:香港施政失誤》一書裏,用「禮貌政治 (polite politics)」解釋香港的政治生態,指出香港社會成熟、自律、民眾務實溫和,當政府推出各種惠民政策時,就會受到市民的尊重,「香港民眾要求政府在社福議題上做出正確的決策,將重心集中予貧困社群身上,給予他們平等的支援,而非透過競爭性市場,規定貧困人士可負擔起什麼樣的服務。」

當社會無法解決長期以來的民生困局,市民自然而然地把實現社會公義的希望,投射到政治改革。顧汝德解釋,香港人一直試圖避免「政治暴力」(利用武力達致政治目的),因為它不但具有破壞性,更會削弱社會大眾的信心,但當市民把選票投給曾以激烈方式抗議政府問題的政治人物,便意味香港的長遠發展面對新的威脅。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兩大激進黨派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合共取得了26萬多票;2016年新界東補選中,屬於激進本土派「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取得逾6萬票。這些迹象也許就是顧汝德所擔心的。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客席講師梁啟智曾表示,不少民選議員將街頭抗爭的手法帶進議事堂。顧汝德認為面對這種「威脅」,港府應盡快實現《基本法》中承諾的政治改革。(羅君豪攝)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客席講師梁啟智曾撰文指,「不少民選議員近年選擇把議會當作是政治表演的場所,把街頭抗爭的手法帶進議事堂中,吸引傳媒的注意。他們的作為有時會被批評為不認真或不尊重議會莊嚴……但對於這些『反叛議員』的支持者來說,他們的議員在議事廳『搞事』就是履行選舉承諾,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梁啟智指出,立法會本身在相當部份的市民心中欠缺認受性,所以這些激進議員的抗爭行動得到支持,「即使這些議事廳內的抗爭方式被終止,只要背後的認受問題沒有解決,則問題仍會如擠氣球一樣,從議事廳內轉移到議事廳外,甚至以更高社會成本的方式爆發。」

面對這種「威脅」,顧汝德認為,特區政府愈快實現《基本法》中承諾的政治改革愈好:「 如果無法實施(政治改革),社會需要更快地得到一個完整、坦率和令人信服的解釋,為什麼不能。」他又相信,若立法會議員及司局長級官員能透過一個更開放的制度產生或任命,可吸引更多人走進體制,提升行政及立法機關的職能。與此同時,香港社會可以確實成為「話事人」,令現時的政治緊張,甚至撕裂情況或會放緩。不過他亦補充,「但我不是一個政治學家,無法給予任何實際的方案。」


125. 人人有居屋權 2019-07-06 12:20:54

【01獨家】「人人有居屋權」上屆曾有高官獻計 最後胎死腹中

2019年7月5日

一場反修例政治風暴,令特區政府管治舉步維艱。如何走出困局,肯定是當務之急。社會紛紛出謀獻策,要平息民憤,有人提出重啟政改,亦有人認為嚴峻的住屋問題,同樣是紓解之策,且須採取「大動作」方可湊效,當年政府內部曾探討過的「居屋承諾」方案,會否是其中一服診治沉疴的「良藥」呢?

據了解,上屆由梁振英領導的特區政府,曾有高官建議過向合資格年青人家庭,提供「人人有居屋權」的計劃,即以成本價(地價+建築費等)向合資格家庭發售居屋,每個家庭一生中總有一次機會,且轉售限制極多。

同時,計劃大方向是強調承諾性質,意思是就算政府短期內未必能興建足夠居屋給予合資格家庭,但最起碼會公開聲明這個承諾,將會持久執行下去,務求讓年青人放心,感受到有向上流動的希望,且令人民和政府重訂房屋契約,逐步地解決青年人住屋問題,根本地重建社會互信。然而,這個「居屋承諾」計劃,最後無疾而終。

有熟悉政界的人士慨嘆,像上述般的治本性住屋計劃必須馬上思考,並果敢推出,否則所謂幫助年青人安居,根本無從說起 !

過渡性房屋屋邨僅屬「小修小補」

據了解,港府現正集思廣益,冀可於短期內推出一些改善民生及經濟政策,以挽回市民信心和修補社會撕裂,其中一項主打的是房屋問題。因房屋在香港向來都不單純是住屋問題,當中更涵蓋政治及穩定社會等元素,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近日回應近期的政治風暴時,便指事件不只和政治有關,更直言房屋問題同樣也是民怨累積原因,政府需早日為市民解決房屋問題。

然而,不論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上月底在網誌提及興建只有數百個單位的過渡性房屋屋邨,又或是基層住屋團體倡議針對劏房重推租務管制等,要應對當前高樓價、高租金的嚴峻形勢,僅能說是「小修小補」,難以排解港人住屋難的憤懣。

原來,上屆特區政府曾醞釀過一項屬「大動作」的房屋政策。一位政府前高官向《香港01》憶述,數年前還是特首梁振英主政年代,政府高層中曾有人建議,可仿效新加坡的組屋政策,為已婚夫婦提供可預購以建築成本訂價的資助房屋,令他們在樓價持續上升的情況下,亦毋須擔心置業困難的問題,這將有助舒解市民「住屋難」的困境,緩和社會正在不斷累積的怨氣。可惜的是,這項建議及後卻因種種原因未有再跟進,最終束之高閣。

逾期未享優惠應提供其他資助

消息人士表示,現時公營及私營房屋因土地緊絀,落成量均未達長遠房屋策略目標,如港府能仿效新加坡的推售遠期樓花措施,可令市民安心及對港府施政回復信心。再者,以預批購買權訂定的「居屋承諾」,所產生的效果相信會比增建少量過渡性房屋、增推少數首置上車盤等零碎措施為佳。

該人士又指,要令這項政策新猷更有說服力,港府須完善方案,包括倘合資格家庭在指定時間仍未能享用此優惠,當局應考慮提供租金津貼或其他資助,以及重新訂定各類資助房屋比例和進一步清晰界定公營及私營房屋市場的定位,避免市民再受高樓價、高租金問題困擾。

消息人士指出,在這個「人人有居屋權」措施下,縱使真正房屋單位供應短期內不會增多,但港府與市民訂立了「居屋承諾」,一方面可讓市民見到將來會有資助置業機會,同時又可迫使公務員必須落實建屋目標,可推動政府內部加快覓地建屋的工作進程,一舉兩得。

城大學者5月倡一次過推5年內落成居屋預售

翻查資料,坊間早前曾有人提出類似建議。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劉國裕於5月底出席公屋聯會年輕人住屋問題舉辦圓桌會議時,公開倡議預批居屋購買權,把未來5年落成的近2萬個居屋單位,一次過全數預先推售,明年則讓合資格人士再申購2023年後落成的單位。

126. 移民潮再現香港 2019-07-07 22:00:43

對絕大部份香港人來說,過去幾周是非常沉重的,身邊不少朋友在六月都是人生第一次遊行,表達對政府的訴求,經過二百萬人和平遊行之後,由最初存有一絲希望,到最近逐漸變得「沉默」(不少年青人就被迫變得激進),而大部份這些家庭收入每月估計在十萬至五十萬元以上的朋友(做生意的朋友基本上都已經持有外國護照),都已經開始計劃辦理移民海外,不少都退而求其次,選擇較冷門的國家,如果政府依然高高高高在上,不誠懇反省為何年青人選擇以死相諫,施政思維不根本性地改變,這個趨勢可能只是剛剛開始,政府是否將繼續大量輸入中年低學歷人口填補?

張一鳴 

127. 半世紀前迷失一代重生的啟示 2019-07-07 23:01:11

【管治思維】半世紀前迷失一代重生的啟示  社會改革如何上路

2019年7月7日

7月1日,本應是香港慶祝回歸祖國的日子,然而,這年的「七一」,以年輕人為主的示威者搗破了玻璃,闖進了立法會大樓,佔據了議事廳,塗黑了掛在主席台牆上的區徽,無序和混亂降臨了這座我們以之為家的城市。示威者無組織、無計劃、無目的,只是普遍彌漫着一種絕望的情緒。當中不少甚至認為要奮力一博,準備押上自己的前途乃至性命。這種氛圍不禁令人聯想起五十多年前在彌敦道街頭,與警察對峙的年輕人。

回顧當年,港英政府在連場同樣以年輕人為主體的激烈社會運動後亡羊補牢,既詳細調查參與者動機及前因後果,又全面檢討在政治、經濟、教育、住屋、社區政策方面,市民所面對的困境及壓力,促成後來大規模開展社會改革,成功為社會帶來相對安穩與有希望的生活面貌。雖說今天的香港與五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但五十年前的經驗提醒我們,政府須確實承擔起民生責任,與市民建立實質的聯繫,如此其認受性才有堅實基礎。如今的管治團隊不應再將頭埋在沙中,而是應該深入調查民怨大爆發的始末並對症下藥,以求重建與市民的信任和聯繫。

過時政制構不公社會
天星碼頭加價釀騷亂

1966年4月,一場由反對天星小輪加價約五仙的示威,演變成一場連續兩晚打砸搶燒的騷亂。當時海底隧道仍未興建,天星小輪為來往港九的主要交通幹道。然而1965年爆發銀行危機後,天星小輪在經濟一片蕭條下仍向政府申請加價「斗零」,惹來各界強烈反對,市政局議員葉錫恩更收集超過二萬個簽名,政府卻一意孤行。1966年4月4日, 25歲青年蘇守忠隻身於今為愛丁堡廣場的中環天星碼頭絕食抗議,吸引途人圍觀,又有幾名青年加入,包括盧麒。及後蘇守忠以阻街為名被捕,盧麒等人到港督府請願,又在尖沙咀天星碼頭起沿彌敦道遊行。

1966反天星小輪加價的運動,在政府封閉、社會嚴重不公的背景下爆發。(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1966反天星小輪加價的運動,在政府封閉、社會嚴重不公的背景下爆發。(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示威在翌夜卻演變成一連兩晚的大型打砸搶燒,示威者向警署擲石和玻璃樽,又企圖縱火。殖民地政府出動英軍以催淚彈、木子彈、手槍、輕機槍鎮壓,一名途人被流彈擊中死亡,26人受傷,超過1,400人被捕。事件平息後,政府委任首席按察司何瑾爵士等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寫成《1966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報告發現,過千名被捕示威者當中,大部份為15至25歲低學歷、低收入、高工時、居住環境惡劣的青年。當中不少青年只是中途加入示威,根本對示威的訴求不太清楚。及後演變成騷亂,根本無關天星小輪加價宏旨,不過是一場無組織、無計劃、無目的,純粹對政府及社會怨憤的宣洩。

然而,令這些年輕人不惜以身試法,破壞社會秩序的深層次原因為何呢?要知道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殖民地香港絕不是花花世界。當時香港超過一半人口為青年,其餘大部份為大陸南來的難民人口,在此彈丸之地難覓一地安身之所。漫山的木屋區環境惡劣,儘管1953年聖誕日的石硤尾大火逼使政府積極興建徙置大廈,成為香港公共房屋的前身。不過,其空間狹小擠逼、設施簡陋原始,無法滿足大量市民的住屋需求。再者,當時的香港又正處於急速工業化,保障勞工措施卻嚴重不足,勞資關係緊張、工業行動時有所聞。另外,其時警隊貪污成風、警黑勾結,對小販等低下階層極盡壓榨之能事,警民關係極為惡劣。

1967年5至12月爆發的六七暴動,香港左派發動對抗港英政府的行動,由工人運動漸演變成土製炸彈襲擊,傷及無辜平民百姓的暴動,有1,936人被檢控。(政府新聞處圖片)

1967年5至12月爆發的六七暴動,香港左派發動對抗港英政府的行動,由工人運動漸演變成土製炸彈襲擊,傷及無辜平民百姓的暴動,有1,936人被檢控。(政府新聞處圖片)

如此社會滋生的,是勞工剝削嚴重、階級極為懸殊、警隊腐敗叢生。殖民地政府身為一個外來政權,卻仍以戰前的一套「前去殖化」管治模式。政府長期封閉,連其官方語言亦為大部份港人所不諳的英語,官民隔閡之深可想而知。惟一能擔當官民橋樑的市政局權力有限,僅有部份議席由民選產生,其餘皆為官守成員或是官方委任之議員,難以體察民情。就算是民選議員,也不過是由23個專業界別人士投票產生,絕大部份市民被排拒在外。當年為民先鋒而深得民心的市政局民選議員葉錫恩,其聲音也被政府所無視,這也成為了反天星小輪加價騷亂的導火線。

在如此低度開放的政制,如此不公的社會環境下,新一代的戰後嬰兒,儘管是大多在香港土生或土長,亦難以建立一種歸屬感。

殖民地政府是否沒有嘗試解決問題呢?事實上, 1945年香港重光後,港督楊慕琦返港後第一件事,便是向全香港人廣播,宣布推動憲制改革,讓「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楊慕琦建議成立一個大都會議會,三分之二議席由市民直選或間選產生,此為香港管治者首次給予港人「港人治港」的承諾。然而當時立法局內的英資商界代表強烈反對,殖民地政府又生怕國共兩黨會透過民選議會滲透政治架構,楊慕琦計劃最終不了了之,香港人亦錯失了首次自治的機會。結果過時的政制根本回應不了香港戰後工業化帶來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及戰後嬰兒對生活和未來的憧憬。

精英與民情嚴重脫節 
絕望青年藉衝擊控訴

這跟今天香港每況愈下的情景多麼相似。時間穿越到五十多年後的添美道立法會大樓外,那些正衝擊大樓的示威者。當中大部份看起來都很年輕,衝擊手法也十分稚嫩。他們陣營之間曾經也激起了對於衝擊的目的及計劃的討論。有人反對衝擊,認為違反運動本身非暴力原則,也有人指當時大樓內沒有人,亦沒有會議,質疑衝擊的目的,亦有人認為其原始的衝擊手法不聰明。七嘴八舌的,看似組織零散、計劃不詳、目的模糊。

不過當民主派議員擋在衝擊者前,勸勉他們衝擊可能會換上十年牢獄生涯,他們卻直指已用盡所有方法,皆得不到政府回應訴求,不知道做什麼才有用。這場衝擊立法會行動雖然看似無目的、無計劃、無組織,然而當他們闖進了議事廳,在牆上寫上「我要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等字句時,這場反修例風暴的一大癥結便浮現出來——當一個不民主的政府與議會置百萬人民的意願於不顧,企圖強行通過如此具爭議的法例,許多港人對長年期待卻未可及的普選承諾的不滿,在這些以身試法、甚至矢言要用自己的前途和性命去換的示威者身上體現了出來,他們塗黑議事廳內的區徽,顯示其對政府徹底的不信任。

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無疑是增加政府管治認受性的方法,是當做的事。(資料圖片/曾梓洋攝)

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無疑是增加政府管治認受性的方法,是當做的事。(資料圖片/曾梓洋攝)

官民之間的決裂,證明肩負正實現「港人治港」使命的管治精英與民情何等嚴重脫節,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無疑是增加政府管治認受性的方法,是當做的事。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1966年的青年暴動,有政經社會的深層次原因,而今天的香港相比六十年代,雖然物質生治及條都富裕得多,社會問題依然十分嚴峻。

香港的樓價隨堅尼系數逐年攀升,經濟命脈卻掌握於一小撮大地產商手中。年輕人創業艱難,上車無望,窮人被逼蝸居於劏房,香港首次出現了新一代不再相信會比上一代享有更好生活的現象,昔日由戰後嬰兒創造,自力更生便可出人頭地的「獅子山下」神話已被徹底打碎。這些後工業社會的普遍問題加上了大灣區等陸港的急速融合,以及銅鑼灣書店等事件加深了北京對港干預日益增加的印象,亦令香港的年輕人惴惴不安,生怕當日熟悉親切的香港將會不再熟悉。

當年的戰後嬰兒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打砸搶燒,除了攻擊當時市民深惡痛絕的警局外,沒有特別針對政府機關的行為,原因是他們大多對香港仍未產生歸屬感,亦對英國殖民地外來政府無感。而七一衝擊的示威者雖看似無組織、無計劃,卻是高度政治化。事實上,經歷過八九六四、〇三七一、雨傘運動,港人早非昔日殖民地政府刻意去政治化的純粹經濟動物,可惜特區政府仍試圖以早已過時的管治手法鴕鳥式應對。當選舉委員會及功能組別的政治結構設計完全向商界傾斜,少數財閥及政治精英長期壟斷權力,亦成為解決貧富懸殊、樓價高企的絆腳石。

在這些既得利益集團保駕護航下,政府更加肆無忌憚,強推一個又一個極具爭議的政策,當市民的憤怒在體制內無處宣洩,繼而走上街頭,百多萬人的和平示威卻被管治者胡混推搪過去時,示威者訴諸更激進的手法,自然是可以預見。而當示威者以堵路、衝擊作為示威手段,政府調動警察對付示威者,亦令警察捲入政治漩渦。警方本身亦在應付示威者時多次被指出有濫權濫暴行為,也令其多年辛苦修補的威信蕩然無存。政府失去年輕人的徹底信任,最終逼使他們用自己的前途甚至性命作賭注衝擊立法會,1966年迷失一代的絕望感,竟跟五十多年後2019年年輕人的感受暗暗契合。

示威者以堵路、衝擊作為示威手段,政府調動警察對付示威者,亦令警察捲入政治漩渦。圖為警方在6月12日衝突中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羅君豪攝)

示威者以堵路、衝擊作為示威手段,政府調動警察對付示威者,亦令警察捲入政治漩渦。圖為警方在6月12日衝突中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羅君豪攝)

六十年代年輕人對前景沒有出路的絕望,盡現於天星小輪示威領袖盧麒的遺書中。當時僅19歲的盧麒在示威中意外成為領袖,後來示威失控演變成騷亂,盧麒被以「煽動破壞公安」判守行為三年,後來卻竟因在元朗「盜竊單車」判囚四個月,出獄被發現命喪於其佐敦谷徙置區寓所。其遺言便寫道:

今次盧麒非死不可了。難以傳奇性的絕處重生了,怎麼辦呢?飯又難找吃,當局又說我不適應此社會……我是半天吊的,我失掉了母國的倚靠,無主孤魂的到處漂浮,心靈的創傷,直至永遠?還是短暫的?

1960年代天星小輪示威領袖 盧麒

在殖民地下成長的青年,既遭排拒於英國殖民地的統治體制,對遙遠的中國有一種既陌生又朦朧的印象,本土身分尚未植根,其「無主孤魂」的失落,再加上生計困難,對前景無望,最終令這些年輕人成為時代的受害者。

而在2019年的今天,社會瀰漫的是前所未見的悲觀情緒,其原因在於今天年輕人的港人身分認同雖然是有史以來最為高漲,政府不民主和不聽民意的管治手法,卻令年輕人判定這個政府並不屬於他們。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便是打着「重奪議會」的旗號。六十年代的迷失一代跟今天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竟如斯相似,其身分認同跟政制結構本身都產生了根本錯位——1960年代外來的殖民政制與追尋身分認同的戰後嬰兒之身分錯位,以及今天排斥甚至鎮壓青年聲音的不民主政制與港人身分認同及民主意識熾熱的千禧世代之身分錯位。

今天年輕人的港人身份認同雖然是有史以來最為高漲,政府不民主和不聽民意的管治手法,卻令年輕人判定這個政府並不是屬於他們的政府。(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今天年輕人的港人身份認同雖然是有史以來最為高漲,政府不民主和不聽民意的管治手法,卻令年輕人判定這個政府並不是屬於他們的政府。(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五十年前大亂換大治
如今也該讓青年「回家」

六十年代的社會動盪此起彼落,天星小輪騷亂後一年更因一宗勞資糾紛而爆發了左派的全面暴動。但動亂換來的,是殖民地政府的改轅易轍,積極推行改革。在倫敦及西敏宮敦促下,殖民地政府積極引入諸多勞工法例,又進一步確立九年免費教育、十年建屋計劃,令青年有書讀又可安居樂業。政府亦大搞青年舞會、香港節,眾多針對青年的文娛活動,在社區舉辦撲滅罪行運動、清潔香港運動,加強港人的社區及公民意識,塑造香港人對其鄰里以至香港的歸屬感。

除了民生政策外,政府對於民間冒起,由戰後嬰兒擔綱的諸多社會運動,如中文運動、反貪污捉葛柏運動等亦從善如流,在1974年定中文成為法定語文,最終更冒警廉對立的風險,於同年成立廉政公署肅貪倡廉,努力修補警隊形象,最終令香港警隊譽滿亞洲。政府又在六六騷亂後將政府的網絡擴展至社區層面,在加強官民溝通而成立的互助委員會基礎上,引入區議會制度,樹立地區自治的趨型,又大幅擴大立法局的成員,廣納社會不同階層人士,為八十年代引入代議政制的民主化鋪路。

年輕人愈感絕望,轉趨用愈激進的手法,特區政府總不能把年輕人全都視為暴徒。(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年輕人愈感絕望,轉趨用愈激進的手法,特區政府總不能把年輕人全都視為暴徒。(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在殖民地政府積極進行改革之下,加上經濟起飛,一度是人心惶惶、浮躁不安的「難民社會」,竟可在一窮二白、動盪不安的劣境之中浴火重生,開創出被譽為「黃金十年」的麥理浩時代,香港人亦漸漸從昔日「無主孤魂」的意識擺脫過來,在這昔日被喻為「借來的地方」滋長了家的感覺,甚至決意在這小島上安身立命。港人的身分認同一直建構起來,直至1997年的7月1日的凌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鏗鏘的聽在香港人耳裏。然而二十二年後,昔日香港人民當家作主的理想卻似乎徹底的被輾碎了。

立法會的玻璃在砰砰的聲響中打碎,年輕人在電視屏幕前看起來或許很粗暴,但他們在立法會內柱上寫上「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沒用」,卻暴露了殘酷的真相。面對年輕人愈感絕望,轉趨用愈激進的手法,特區政府總不能繼續採取鴕鳥政策,對民間的訴求視而不見。

示威者打破玻璃的一幕,被很多人譴責是暴力,但這個畫面某程度上訴說了年輕的無力感與絕望。(資料圖片)

示威者打破玻璃的一幕,被很多人譴責是暴力,但這個畫面某程度上訴說了年輕的無力感與絕望。(資料圖片)

在1956年、1966年、1967年短短十年間發生的三場大型騷亂後,政府都有寫成報告書。其中以反天星小輪加價示威釀成的騷亂中,港督戴麟趾委任了首席按察司何瑾爵士、香港童軍總監羅徵勤、香港大學前校長賴廉士、律師黃秉乾組成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調查騷動成因。今天歷時逾月的反修例事件,已引發多場過百萬人的示威、數場流血衝突,以及示威者衝擊立法機關的重大事件,民間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聲音,應該得到政府回應。而且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僅可調查警察在「6.12」清場行動有否濫權濫暴,亦可調查整場風波的成因以及來龍去脈,將真相還原以給公眾一個交代,也可為當日「暴動」的定性作檢討,究竟連夜打砸搶燒都只是被定性為「騷動」時,「6.12」被判定為「暴動」是否合理?

當五十多年後,香港再次被紛亂不安的氛圍籠罩,年輕人對香港及自身都感到徹底絕望,甚至不惜流血和隱痛,以死相搏的時候,香港會否能如六十年代一樣,再次「傳奇性的絕處重生」嗎?然而解鈴還須繫鈴人,除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外,特區政府更該痛定思痛,進行全面的大規模改革,解決社會不平等、政治不民主、纏繞了香港多年的深層次問題。讓香港人真正感受到政府是我們的政府,議會是我們的議會,香港是我們的香港,切切實實落實「一國兩制」,讓我們尋回家的感覺,把年輕人從絕望之中拉回來。

128. 港嘢show 2019-07-10 14:34:35
 

泛民多年來洗青年腦 將掟磚襲警者當義士 何俊賢嘆:香港已經進入黑暗時代!


129. 胡應湘 2019-07-11 13:08:22

批財富嚴重傾斜政府及地產 會演變成暴動 胡應湘:政府22年未應變

香港陷入混沌狀態,年輕人感絕望。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上周接受訪問,不欲多談政治,惟土地供應問題他過去20年向歷任特首進諫均不得要領。社會躁動不安,他認為是財富集中於政府及地產商之過。歷史上法國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經驗,沒有國家及城市可以安然度過。他希望香港社會能夠同意大型填海,興建公屋,來一次財富轉移,生活成本降低,香港才有希望。

這位見盡香港潮起潮落,波譎雲詭香港時代的老人,今年已經83歲,自嘲香港填海成功後都已經「蒙主寵召」,作為第三代香港人,希望下一代能安居樂業,將土地歸還香港人。

胡應湘今年將上市公司合和實業私有化後,首次接受《蘋果》專訪談到香港大勢。本報記者一行人上周四到達灣仔合和中心64樓辦公室,途經前執董胡文新房間時,門外名字已經遮上,不過未礙父親與記者談笑風生。

警惕法國大革命重演

胡應湘年少時曾經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讀土木工程,見盡當時稀世的摩天大廈及渡海大橋,帶給他宏觀視野,正如他閱讀香港問題時也從世界歷史角度看,形容財富傾斜至政府及發展商,屬社會問題主因。1789年法國大革命,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最終揭竿起義,「太多財富集中在太少人身上,冇一個地方會好,可能演變成暴動添。」

香港這一代正正有這特徵,「以前你揸勞斯萊斯,啲人會覺得有機會我都想買,依家淨係仇視,呢個係共產主義。」胡應湘說:「好多人俾租樓、供樓壓到不得了,資金去咗邊?第一係政府,盈餘5萬美元1個人;第二係地產商,包括阿叔在內,好公道。」

土木工程系出身的胡應湘打開地圖,提出填海改變香港命運。政府推明日大嶼計劃,背後有董建華旗下團結香港基金發功,不過胡應湘野心較政府更大,希望為香港以1,000萬人口規劃增加土地,「等於屋企請食飯,唔知有幾多親戚嚟,我擺定張12人枱就冇事。」

填海改變香港命運

對於大型基建情有獨鍾的他,提到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僅173呎,僅好過第三世界國家孟加拉。胡應湘認為250至300呎對香港較高人均收入才合理,「傢俬都靚啲,電視都大啲」,故此採取1,000萬人規劃較為合適。

作為政府推行明日大嶼背後一位重要推動者,形容東大嶼是「寶藏」,除了是水淺得5米至10米;附近芝麻灣山頭可以供應填料;地理位置鄰近中環、尖沙咀,可以鐵路連接;海堤只要興建得夠寬,往後填海則未必有額外開支;至於白海豚生存危機,他笑說:「如果你放泥落海,白海豚唔識走,嗰條係蠢嘅白海豚,唔見咗你都唔會可惜。」

胡應湘指着窗外,「百幾年前灣仔都係填海,呢度同春園街都係填出嚟,我阿爺,我老豆,又唔見環境唔好?」至於東大嶼起多少公屋,他認為須由政府決定,「我唔係共產黨,但土地屬於人民,你唔可以要人民同你買(貴)地!香港人住得咁密,如果唔搞公屋唔掂」,胡應湘斬釘截鐵。

「250呎至300呎居住環境,唔係苛求。」胡應湘以自己跟老婆郭秀萍生活做例子,「(後生仔)佢未舒服過,我住過豪宅超過1萬呎,不知幾安心,畀老婆吟兩下就去第二間房,你叫我住300呎就......」

百億闊佬曾住徙置區

胡應湘身邊老友不少「金童玉女」想結婚,高尚職業無不良嗜好,不過都嘆他們上樓不容易,「劏房咁大都要幾百萬,政府有責任解決,我成日提:地價作祟,畀返自己建築費係天公地道,地價就唔係。」香港年輕人須有低成本居住環境,才有機會往上游,「香港好多百億闊佬,有啲以前住徙置區,有屋住,呢啲叫upward mobility。」

不過,香港政府推出「送中」條例引爆政治風暴後,明日大嶼撥款亦勢將暫緩,而本身這項極具爭議性的政策有可能難以推行,「地冇多到,人多咗,啲嘢只有貴,樓價只會夾上,好多人唔係想買樓住,而係今年唔買,明年仲貴。」

胡應湘希望民眾及政府可以合作,「如果收返嚟嘅薪水,大部份畀咗租金,同埋成日顧住買樓,點會有穩定前途?」他又婉惜年輕人認為填海是益發展商及商賈,「我83歲,填得嚟都見到訃聞,蒙主寵召,我係香港第三代,(提填海)係為咗香港人。」

至於是否贊成積極使用《收回土地條例》,他直言不少發展商帶頭反對,怕影響在新界土地利益,「我提過呢個觀點(行使《收回土地條例》),比行家鬧我,話我好似共產黨,但我係盡我對香港責任。我又唔係要名,唔係要利,我夠皮架喇。」

記者:周家誠 陳東陽 李海澄
攝影:譚德潤


130. 「顧問治國」荒謬 2019-07-11 13:20:37

三代特首未有接納意見 轟「顧問治國」荒謬

回歸前,胡應湘曾任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他向時任港督彭定康提議,將本港丟空工廠大廈改為發展住宅。回歸後,他常將公屋掛在口邊,跟歷屆特首包括董建華、曾蔭權及梁振英提出過填海、興建公屋的重要性,奈何「都無人聽,無人做,咁咪算。」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他未曾向她提出建議。

其中,胡應湘與董建華私交甚篤,與董太亦為小學同學,「當時其實佢接受我嘅意見,但時不與我。」董建華上任後雄心壯志推「八萬五」,惟金融風暴、沙士接踵而至,令建屋計劃消逝於風暴中。除了天時地利,納諫與人和同樣重要。

他又重提1953年石硤尾的一場大火,促成今日的公屋。當年港英政府財政收入只得3億元,但為了盡快興建公屋,遂向殖民地發展及福利基金借錢,「點解港英搞公屋可以即刻應變,而我地(回歸)22年都仲唔應變到?」

特首未有聽從意見,「顧問治國」亦相當荒謬,明日大嶼顧問費高達5億元,「香港政府做嘢好怪,每年收入四千幾億港元,但公務員支出千幾億,咩人才都有啦,但都要委派顧問。」他以餐廳形容香港施政,「等於成班人,大家都是廚師,今晚去食飯,但唔俾大家出聲,搵福臨門部長點菜,又竹笙又燕窩,搞到呢餐又貴又唔飽,好荒謬。」

他揶揄顧問制度,「既然香港有暴亂、起義,為何不請顧問叫香港政府點做?顧問報告咪得囉?所以這個制度好曳。香港問題就係呢度,顧問治國。」

批MPF基金經理:咪畀錢中介

胡應湘當推崇新加坡制度,面積比香港少,人人卻安居樂業,組屋政策至今已有逾八成人上車,退休金可以供樓,他認為香港應該學習,更笑稱強積金不少費用由基金經理抽取,政府應推行「咪畀錢中介」政策。

香港政府近年曾研究新加坡公積金計劃(CPF),該計劃可用作供樓、醫療、退休,惟僱主及僱員每月供款率高達37%;而香港強積金僱主及僱員供款則僅10%。

胡應湘認為香港應學習,在出售資助房屋時,可提供優惠予上車客,「一視同仁方式,例如頭100呎至150呎免費,已經幫到好多人上樓。」並建議模仿新加坡公強積金供樓,「香港強積金拎來供樓就得啦,電視都有話『借錢梗要還,咪畀錢中介』,宜家幫你管理強積金嗰啲咪係中介,所以咪畀錢中介!」

除了填海,60至80年代香港曾出現乙種換地權益書(Letter B),即以地換地,而非以現金換地,胡應湘回看仍覺有可取之處,「有人眼紅認為益晒地產商,但呢個世界無油就唔甩得鑊,梗係要畀啲着數。」他解釋政府可以市區地換農地,「比如農地我收你5呎換2呎,其實就免費攞咗你60%,但你呢四成(市區地)一變就變咗做屋地,咁啲友都着數呀,沙田、屯門、荃灣係咁做出黎嘅。」

論華資退中資上:有能者居之

談到中港關係,胡應湘堅信特朗普式圍牆鎖國不可能是未來,「我哋喺深圳河起圍牆,以後唔准過大陸、佢又唔好落黎,你估香港好咗定壞咗?」既然香港與大灣區難以切割,那就該放下恐懼,以商討解決憂慮、攜手合作。

改革開放後大國崛起的故事,胡應湘有份參與其中,舖公路、建電廠,一早看到香港與珠三角關係的重要性。隨着北邊經濟規模吹氣球般膨脹,「若果唔同佢掛勾,去到2019年,其實大陸唔需要我哋香港。」

至於香港的角色不復是發展基建那樣的「硬件」,而該涉足醫療、教育、乃至銀行體系一類「軟件」,「如果有機會攝隻手落去做呢啲服務,我哋七百萬人就可以樂業。」

港人北上似是大勢所趨,同理,中資南下胡應湘也不當一回事,「天下能者居之,邊個有本事就坐上去。我哋唔怕架,人哋有咁既能力,咪跟住佢。」總而言之,他認為大灣區發展方興未艾,香港不應內訌,「拗撬就無辦法和氣生財」。

當下中美仍纏鬥不休,胡應湘相信中國仍然有力一戰,因為美國近數十年奉行福利主義,並頻繁在中東興兵,掏空國庫,加上特朗普上場後排斥外國學生,種種都令美國競爭力削弱。

記者:李海澄 陳東陽

131. 林鄭曾向中央請辭 2019-07-14 21:45:51

消息:北京首要穩住林鄭 傳遞信被拒

2019年7月14日

英國《金融時報》今日引述兩名知情人士表示,特首林鄭月娥曾數度向中央請辭,惟不獲批准,指她需要為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負責。

有消息人士向《香港01》記者透露,林鄭在七一後有感自己須為局勢負上最大責任,一度向北京辭職,「不是口講,而是遞信正式提呈」,最終遭挽留。消息又指,北京認為現階段最重要是「穩住林鄭」,因為研判穩住林鄭等於穩住香港大局,「萬一港府群龍無首,整個形勢或會骨牌式崩潰」。

一位接近北京消息人士表示,北京認為現時香港的局勢雖壞,但只要穩住兩件事便能穩住局勢,該兩件必須穩住的事,一是林鄭,一是警隊。「只要不自亂陣腳,外部問題都可頂住」。

消息又指,林鄭是在七一後向北京遞信正式辭職,因當日發生闖入及損毀立法會事件,這是繼兩次大規模遊行及612衝擊立法會之後另一場大衝擊,林鄭感到自己雖為局勢負上最大責任,亦一時想不出辦法解決困局,「心情很低落」,遂萌去意。不過,北京嚴正告知她,在這個時候絕不能辭職,因若她一去,整個形勢便更難挽回。

七一後,林鄭在七月九日記者會上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下台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而她本人亦仍然有這種熱誠、有這種承擔為香港市民服務,所以希望香港社會讓她和她的管治團隊,有機會和空間繼續用一個新的施政作風來回應市民對於經濟、民生各方面的訴求。

另外,有建制派議員周五見過林鄭,向施政報告提出建議,林鄭表示,現時她急需「可解決當前困局大政策動作」。該議員形容她的態度明顯比過去謙遜。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日前首度在政府暫緩修例後公開發表講話,強調中央堅定支持特首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繼續依法有效施政、支持香港警方依法履行職責。



132. 謝清海 2019-07-16 10:29:14

【逃犯條例】謝清海:港存深層次矛盾 政府需改革免釀核爆式破壞

因修訂《逃犯條例》而引起的示威及社會動盪至今仍未平息,令有識之士憂心忡忡。過往多只對經濟及投資巿場發表意見、被財經界譽為香港「基金之王」的惠理集團(0806)聯席主席兼聯席首席投資總監謝清海,在接受訪問時也就近期的香港亂局分析,認為事件反映香港存在一些包括「地產霸權」(real estate cartel),以及經濟、社會不公平的深層次矛盾,政府需大力改革土地政策甚至檢討聯繫匯率等,否則遲早會出現「核爆」式的破壞,令香港作為特區的地位有終結的危險。

謝清海表示:「香港要走出危機的話,除了啟動重要的社會及經濟改革外,沒有其他選擇,而這些改革的重要性在於為年輕人帶來更大希望,令年輕人可以從本港社會的繁榮中得益。在目前的制度下,很大部分的香港人感受不到經濟及社會發展的成果,即使部分本來對政治不感興趣的人也參與示威運動;在事情變得無可挽救前,政府一定要帶來改變,為一些不開心的人群帶來希望。」

謝清海認為,實際上政府可把今次危機轉化為機會,因為今次事件的嚴重性已「授權」本港引入改革及轉變,否則,在直至2047年的未來28年,香港經濟可能像被核彈攻擊一樣——自己釀成的騷亂可以導致人命傷亡,以及大部分人的財產損失(很大程度與樓價下跌有關)。

需建立長期計劃應付2047

謝認為,「只有少數香港人有條件移民,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香港便是他們唯一的家,他們除了留在香港接受事態發展的結果以外,別無選擇……社會已經如此分化,沒有任何長期領導、計劃及願景,未有預備好如何應付2047年的挑戰,屆時香港的特別行政區地位按計劃將告一段落」。

「過去一段長時間香港都是自由放任經濟(laissez-faire economics)的表表者——自由競爭、政府不干預及公平競爭環境,在上世紀後半期的經濟奇跡,此老牌資本主義的實踐,的確為大部分香港人帶來快速收入增長。但情况已經轉變,香港經濟已經進入『高原』,整體而言香港在全球市場已沒有以前一樣有競爭力。我們留意到這是盲目追求經濟增長和利潤至上的制度帶來的破壞。」

寡頭壟斷經濟 貧富懸殊加劇

謝清海表示,本港經濟目前已由「卡特爾」(Cartels)所主導,有關財團以寡頭壟斷的方式提供所有的產品及服務,這也是資本主義叢林法則所主導的適者生存哲學所造成的局面。本港貧富的差距是全世界最大的。雖然本港精英階級繼續賺取財富,但普羅百姓的生計並沒有好轉,因為社會過分擠擁、環保水平下跌及公民尊嚴受損。

「除了改變以外,別無選擇。事實上,一般香港人均面對挫敗感——他們感到在這制度裏再分享不到好處,屬是次本港大規模的社會騷亂的根本原因,雖然港府已經宣布修訂《逃犯條例》『壽終正寢』。」

雖然香港稅率不高,但香港樓價和租金高企,令買不到樓的尤其年輕人難以分享經濟成果,造成社會怨氣。謝說,政府要重新檢討所謂的「低稅率制度」,「『低稅率制度』其實名不副實,甚至適得其反,因為一個典型的香港家庭須繳付頗高稅率,是以支付高昂租金及樓價的方式來繳付。」

高樓價高租金變相是交重稅

他認為,政府須進行的一個主要改革是打破地產霸權,因為本港太多財富集中於房地產,地產發展商直接或間接僱用的商業說客,不論在回歸前或特區政府管治期間,均希望維持既得利益、拒絕改革。「我們提供一個大膽的解決方案,香港政府重新改寫遊戲規則,讓地產市場以不同形式開放予更多參與者,達至增加競爭,令公眾有更多的公營及私營房屋可以選擇……在增加土地供應方面,政府已計劃的大規模填海計劃必須加快推行。香港相當部分土地是郊野公園,當中部分郊野公園可以用來興建高質素的中產住宅,稍後再將填海所創造的土地用來重置郊野公園。」

謝清海又認為,政府也需要留意大灣區發展,「這國策涵蓋包括香港在內的珠三角城市,大型的交通基建正在把區內城市連接,包括全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連接香港、澳門及珠海,而內地容許澳門利用鄰近的橫琴島來發展是可以參考的先例……為甚麼內地政府不可以也同樣把廣東省某些土地租給香港發展呢?這些土地可以由香港來管理,發展成高質素的住宅屋苑,或者香港也可以把某些高等教育、醫療設施或貨櫃碼頭搬遷至新發展地區」。

除了增加土地供應,謝清海認為面對目前的困境,香港政府需要改變以往的不干預政策。「即使令某些舊有勢力不開心,港府也要讓本地人享有更好的訓練、教育及工作機會,新加坡及澳門政府近年在這方面的成果便值得港府學習。」他認為,港府對於一些壟斷現象要以更強硬手段應對,即使某些企業壟斷市場是合理的,因為它們需要建立規模效益與全球同業競爭,惟這僅屬少數,香港需要更多放寬監管及聚焦於消費者權益。

不干預政策過時 須聚焦民生福祉

「香港政府要聚焦於為香港人謀福祉,環顧全球,社會動盪和不公平現象增加的趨勢,而很多政府正就此尋找解決方案。香港可以考慮其他社會有何成功經驗值得借鏡。香港具備進行改革所必須的財政資源,人均年收入達38,000美元,與法國水平相若,目前聚焦於如何令香港人開心屬明智之舉,而非繼續默許選擇昔日為增長而增長的經濟模式!

「不要忘記香港擁有龐大的儲備,最新彭博數據顯示,香港金管局是美國國庫債券的十大持有者之一,這代表着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所積聚下來的儲蓄,正由金管局管理。這些錢屬於香港人,原意便是用來應付緊急情况,這正是今時今日香港的現狀。簡單來說,改革的代價是高昂的,我們樂意看到有一間忠實的銀行(金管局)願意處理這個暫時性的亂局。」

謝進一步指出,即使把港元與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也可以重新檢討,雖然最好不要作出任何倉卒的決定,因為聯繫匯率過去一直也有助穩定香港,「問題出在聯繫匯率要求香港的利率必須跟隨美國的利率,等同香港向美國聯儲局犧牲了貨幣政策的獨立性,香港已被迫跟隨聯儲局保持着非常低息的環境,這令香港產生房地產泡沫,也令貧富懸殊加劇……在適當的時候,非常小心的審視經濟後,香港可以考慮將港元改為同時與美元及人民幣掛鈎,美元及人民幣比重各佔50%。雖然這不是一個完美的機制,但還是比較適合香港的現狀,因為本港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比與美國更密切。」

明報記者 陸振球、葉創成

133. 自我陶醉 2019-07-16 13:24:01
132樓 先係真心為香港長遠利益出發嘅人,可惜你唔做特首,否則我一定幫你做義工助選。
134. To 自我陶醉 2019-07-16 19:49:09
如果你認為香港嘅深層次問題可以換一個特首就能解決到,我只能話你天真過阿嬌。
135. 自我陶醉 2019-07-16 20:56:51
134樓

我嘅答案好簡單,換個知自己應該做咩嘅人,總好過換個連自己要做咩都唔知嘅傀儡。如果個個香港人都好似你咁諗,咩都可以唔做,坐喺度等死吧!
136. To 自我陶醉 2019-07-16 22:03:44
如果你認為林鄭係個連自己要做咩都唔知嘅傀儡,我只能話
137. To 自我陶醉 2019-07-16 22:04:33
你天真過阿嬌。
138. 自我陶醉 2019-07-16 23:24:26
正傻仔,你除咗以為自己好醒,仲識啲咩?連自己個名都唔敢講係咩原因? 理由好簡單,唔識你嘅人俾你嚇死,如果識你嘅就會俾你笑死囉! 你又真係有阿嬌咁醒啊!哈哈哈!

我有話嗰個傀儡係邊個咩? 知道就代表做得到咩? 唔好話冇人會知佢知唔知,如果知道要做咩仲衰,連講出嚟都唔敢講,仲可以有咩期望佢會做到? 就好似你咁連自己咩網名都唔敢講,仲可以對你能力有咩期望呀?

人人都知道一個國家要打貪先有前途, 咁係咪知道就夠? 真無知!  

不如你講下點解有啲領袖會做得比其他領袖做得好呀!
139. To 自我陶醉 2019-07-16 23:34:33
謝清海幾句抽水言論而已,咁就要獻急唔切獻忠心做義工。想笑死人咩?真係天真過阿嬌。
140. SCMP 2019-07-18 12:34:35

Chinese officials scramble to deliver new Hong Kong strategy but military response not an option

18 July 2019
  • Sources say Hong Kong police critical to maintaining stability
  • Short and longer term plans to be submitted to Beijing ‘soon’

Beijing regards Hong Kong’s police force as a critical factor in maintaining stability in Hong Kong. Photo: Sam Tsang

Mainland Chinese officials in charge of Hong Kong affairs are working on a comprehensive strategy to solve the city’s political crisis that will be presented to the top leadership for deliberation soon,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discussion, but resorting to military force is not on the table.

Officials are developing both an immediate strategy to handle the increasingly violent weeks-long protests in the city, as well as a long-term plan that may lead to an overhaul of Beijing’s approach to managing the restless former British colony.

As a measure of the seriousness of the discussions, up for immediate consideration is a risk assessment of whether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should visit Macau for the 20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of its reunification with the mainland later this year.

Sources say at this stage Beijing still believes the crisis is best left for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handle and it should not get directly involved. The principles of avoiding bloodshed and keeping the city “largely stable” remain unchanged.

Despite speculation to the contrary, they are firm about not considering the use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s an option. Sources say Beijing regards Hong Kong’s embattled police force as a critical factor in maintaining stability.

While the restraint on the use of force by police has prevented tensions from escalating, it has also had an impact on officers’ morale. The key now, they say, is to strike a balance.

By registering for these newsletters you agree to our T&C and Privacy Policy

Since the unprecedented protests broke out early last month in Hong Kong against the ill-fated extradition bill, Beijing has been dispatching a “record number of people” to the city to collect information and opinions from different sectors.

The Chinese leadership has been taken aback by the scale and intensity of the protests, and is upset that its traditional intelligence channels in Hong Kong failed to accurately gauge the public mood, the sources said.

“Obviously the system has not been working well. Voices that really reflect the mood of the public were not getting heard,” said a government-affiliated adviser who asked to remain anonymous. “The central leadership wasn’t alerted until the situation went out of control … There will surely be a revamp and overhaul of the system afterwards.”

The Communist Party’s top unit on Hong Kong affairs – the Central Coordination Group for Hong Kong and Macau Affairs, led by Vice-Premier Han Zheng – has been collecting and consolidating reports and proposals from its frontline officers and now must formulate some options for discussion by the leadership.

“The [coordination] group has been meeting to consolidate recent reports, and trying to come up with a comprehensive strategy to tackle the situation in Hong Kong,” a Chinese official with knowledge of the meeting said. “The top leadership has been keeping an eye on Hong Kong.”

The immediate priority was to develop a strategy to keep Hong Kong stable and prevent the unrest from spreading or affecting other important national policies and agendas. Beijing would only make major adjustments to its longer-term Hong Kong strategy once the situation had stabilised, the official said.

Another adviser familiar with the situation said the approach right now was to “lure the snake from its hole” – meaning to taking a defensive position and wait for the opposition to fully expose its intention and strategy.

This seems to indicate that Beijing is convinced the unrest in Hong Kong is not an isolated local incident and that foreign agents are at work with an aim to destabilise China’s overall development. The key response to prevent further escalation is to avoid bloodshed while 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the pro-establishment camp.

A source who has helped prepare reports and proposals for Beijing said removing Hong Kong’s embattled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would only create confusion, undermine the local government’s authority and split the pro-establishment camp.

Without a clear candidate to replace Lam, removing her would only lead to infighting among the pro-Beijing groups and distract their focus and energy, the source said.

In the long run, sources sai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needed to reflect on its problems and shortcomings and make improvements. In Beijing’s view, more frequent exchanges and communication between Hong Kong’s leader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ere needed and the once-a-year “duty visit” by the chief executive was no longer adequate, they said.

Sources added that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was seen as critical to the mission to restore peace and stability to the city. They were “the last line of defence” that must be supported “at all costs”.

Another official, involved in a government policy think tank, sai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ould continue to rely on the local police rather than the PLA garrison in Hong Kong to quell the unrest – even in a worst-case scenario resembling France’s “yellow vests” protests.

China is about to enter a politically sensitive season. The top leadership, together with retired senior party elders, are expected to gather at their Beidaihe summer conclave around the end of this month where they will discuss national strategies and policy directions.

With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also approaching, and an ongoing costly trade war with the US, the Chinese leadership needs to forge a consensus among themselves and make necessary adjustments. The Hong Kong issue is likely to feature in their discussions, a government scholar said.


141. 自我陶醉 2019-07-18 15:06:39
139樓鼠輩

仲以為你有咩高見,哈哈哈! 連自己個名都唔敢講嘅鼠輩,預咗你豬噏喇! 淨係識暱喺床下底講埋啲廢話,拿一個三唔識七嘅女人嚟吓,仲要扮哂智者,都唔知邊個笑死人,你知醜唔知呀?

係咁先喇,智者(弱嗰隻)! 哈哈哈!

142. To 自我陶醉 2019-07-18 19:37:16
發爛渣個樣都似足天真嬌,你係男定女啊?
143. 引刀一快 2019-07-21 06:05:05
自我陶醉兄

呢d分身,有時原來係“熟人”嚟㗎。

靠譏諷對手係女人作攻擊,係因為技窮啫。
144. 自我陶醉 2019-07-21 09:47:01
引刀兄

熟人就肯定喇,最近俾我串過唔順氣無幾多個啫!  其實我都幾戥佢可憐㗎,又要挑機,又無料,驚到連自己名都唔敢寫,靠虛張聲勢,搵啲三唔識七嘅女人嚟吓,寫幾句無謂嘢以為可以扮高人,其實隻老鼠從來冇任何技洗出過,又怎能算是技窮呢? 你太抬舉它了!哈哈哈!

145. 引刀一快 2019-07-21 09:57:35
自我陶醉兄

呢d有時係熟人嚟嘅,講唔過人就譏諷人地係女人,純粹遮醜動作。


146. 解放軍處出動邊緣 2019-07-24 12:59:14

解放軍處出動邊緣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亂局持續,近日行動升級至衝擊中聯辦大樓、漆彈塗污國徽、不同政見派系人士在街頭激烈衝突破壞社會安寧。學者及時事評論員均指港府管治失效幾近無人駕駛,一國兩制崩壞,令國家尊嚴被挑戰,警方又無力維持治安,市民人心惶惶擔心人身安全受威脅,就連建制人士對香港的信心亦動搖,各項因素已符合官媒所指的出動解放軍駐港部隊的情況,質疑為何中央政府仍遲遲未有行動平亂,讓香港盡快重回正軌。

《基本法》列出解放軍駐港部隊出動的法律基礎,《基本法》第十四條列明,特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協助救災;第十八條亦列明,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發生香港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即解放軍可根據中央決定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下履行職責。

中聯辦國徽受辱 挑戰中央底線

內地官媒進一步闡述,指本港若出現三種情況,內地可考慮出手,如出動解放軍駐港部隊,相關情況包括香港因政治動盪出現人道主義災難,例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規模仇殺,陷入無政府狀態;極端分子搞武裝混亂,警方無力維持治安,及出現愛國力量的大清洗,香港「倒向」美國等外國勢力。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進修學院講師陳偉強分析,觀乎目前情況,包括持續不斷衝擊警方防線、包圍政府大樓,甚至直踩中聯辦搗亂、元朗街頭打人混戰等,加上預期衝擊不會停止且逐步升級,中央有需要考慮介入,出動解放軍維持香港治安。陳偉強重申,周日的反修訂遊行演變成突襲中聯辦,國徽受辱,無論哪一個國家都無法接受,示威者對主權的挑戰已達中央底線,亦顯示一國兩制失效。

建制信心動搖 外國勢力恐入侵

陳續指,在元朗發生的打鬥事件,反映不同陣營的敵對情況已達白熱化階段,警方無力阻止暴力蔓延,已引起市民恐慌,商戶自行落閘停業。面對如此動盪局面,政府卻一籌莫展,甚至連愛國力量亦信心動搖,擔心外國勢力進一步入侵香港,中央有必要動用緊急機制,由解放軍協助整頓香港治安。

評論員倡派公安武警來港支援

時事評論員陳雲生亦指,若情況持續惡化,除了出動解放軍駐港部隊,中央亦可考慮調派深圳、東莞等廣東省公安或武警來港支援,因為一旦《基本法》第十八條被引用,全國性法規在港執行,訓練有素、專門應付動亂情況的武警可抵港擔當支援角色。他形容︰「若果香港失控,中央政府無辦法唔管!」雖然不是市民所樂見,但市民需明白香港有必要停止動盪局面才「有運行」。

147. 最壞情況政府或實施戒嚴 2019-07-26 13:45:31

【元朗黑夜】大和﹕未來60日為關鍵 最壞情況政府或實施戒嚴

2019年7月26日

由「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政治及社會衝突,已維持逾一個月,日前元朗區更發生有一群白衣人在西鐵站內襲擊市民事件,引全球政府高度關注。更有移民顧問在襲擊事件後進行調查發現,有41%受訪者有意移民。如此種種反映出目前香港市民感到相當恐懼及不安,對香港社會前景信心大打折扣。金融界亦對事件極度關注。繼早前有獨股評人David Webb指出要「沽空」行政長官林鄭這隻股票外。投資銀行大和在最新報告內,亦有就香港政治局勢作出分析,認為林鄭月娥目前正面臨相當大壓力,更認為未來60日氣氛會更加緊張,不排除出現「任意燃燒」情況下,最終會出現令人不如意結果。

大和資本市場亞洲股票研究部首席經濟師賴志文指出,目前香港正處於前所未有政治危機。由「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示威事件持續升溫,數以百萬計市民參與大型民主運動。縱使政府對外宣稱,修例的草案已「壽終正寢」,可是仍然無法疏導民怨。

最佳情況﹕回應示威者五大訴求

賴志民明言在未來60日將會是關鍵時刻。先指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致力確保香港市民,有理由在10月1日國慶時進行慶祝;若屆時又有逾百萬名市民上街,對中共而言絕非理想。

在報告內賴志民指出事件最圓滿結果,是政府願意回應所有或大部份,由示威人士提出的五大訴求,這包括對警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且重啟政改,直接參與今次條例修訂引發危機的官員,亦要問責。

不過他亦提及事件最惡劣情況,為以更高武力應對示威者,政府不願意回應示威者的五大訴求,甚至指出實施戒嚴或宣布緊急狀態亦絕非不可想像。如實施有關措施實有效地將示威結束,可是對香港造成的破壞卻是難以挽回。最令不少人感到擔心的情況,就是有是解放軍或會介入。

周日有多名市民,遭到一群白衣人襲擊,多人受傷。(資料圖片)

或促使台灣民眾更偏向蔡英文

賴志文進一步指出,若實施戒嚴或頒布緊急狀態對香港旅遊﹑零售及其他行業帶來極大負面影響。不排除在美國及英國會主導下,國際社會或會對香港及中國採取制裁,包括停止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又指出頒布緊急狀態,將會大力打擊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他又指出亦要考慮香港的局勢變化,對明年1月11日舉行的台灣總統選舉造成的影響;現時社會狀況變相促使台灣民眾更偏向現任總統蔡英文。

他明言對於習近平而言,台灣較香港更重要,相信習近平亦有空間調整對香港政策,以改善台灣對中國的觀感,惟他亦指出有關空間已迅速收窄。



148. To 147 2019-07-26 14:29:12
「數以百萬計市民參與大型民主運動」, 講鬼故咩? 
149. 未來60日將會是關鍵時刻, 有理由在10月1日國慶時進行慶祝 2019-07-26 15:12:43
咁都係理由? 打緊美帝, 唔慶祝咪唔慶祝囉, 反而仲有幾日七月初一, 啲人夜晚鐘意響街搞搞震, 因住做左獎厲魂。
152. 深圳將成為超特區 2019-07-31 12:50:10
Why China is looking to Shenzhen – and not Hong Kong – to reinvent its economic future

31 July 2019
  • The southern mainland city was a test bed for market reforms 40 years ago and now Beijing is banking on it to spearhead development in the years ahead
  •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finding it tough to implement its policies in Hong Kong, analysts say


When a commission chaired by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endorsed a document last week to give Shenzhen special status to carry out bolder reforms as a model for other cities, the move attracted little attention outside mainland China.

The guidelines were endorsed by the Central Committee for Deepening Overall Reform – the top body overseeing economic and administrative reforms – and designed to promote Shenzhen as a “pilot demonstration area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 report by state news agency Xinhua about the meeting gave only a broad description, saying the special status was given to Shenzhen to further boost its “innovation-focused development strategy” so that the city could achieve high-quality growth and become a model for other mainland cities.

While there were few details about the plan, analysts said the document did signal Shenzhen’s rising status in the
Greater Bay Area and pointed to a policy shift in Beijing away from Hong Kong and towards mainland cities to drive the region’s development. They said the new status meant Shenzhen would receive support from Beijing for bolder economic and administrative reforms.

Zhang Yansheng, chief research fellow with the China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Exchanges, said Beijing wanted Shenzhen to experiment with blending innovation and socialism.

“The past 40 years [in China’s opening up and reform] was about making socialism and the market economy compatible. [Now] the Shenzhen pilot demonstration zone aims to make socialism compatible with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development,” Zhang said, adding that the city would be at the forefront of a new phase of opening up.

“In the past 40 years, Shenzhen has been very successful … In the next 40 years, can Shenzhen become a trailblazer in terms of regulations and modernisation so that it will become a model for the whole country?”

Li Xiaobing, an associate law professor at Nankai University in Tianjin, said China needed new ways to boost its economy, particularly with its rivalry with the United States.

Li said Shenzhen had proved itself over the past 40 years and China now wanted it to come up with new policy ideas that could be replicated elsewhere.

“Shenzhen has to come up with its own innovations and experiments.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willing to give it room [to devise new policies] and wants it will take on the role [of a model city]. As long as you can become a trailblaz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ill certainly give you support and endorsement,” he said.

Peng Peng, a researcher with the Guangzhou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said that with the new status, Shenzhen would have Beijing’s blessing to take its industrial innovation to a higher level.

“It should become an innovation metropolis with global influence,” the Southern Metropolis News quoted Peng as saying.

But Li said Shenzhen’s role would go beyond industry to also test changes to the legal process.

“The guidelines also mentions legal institutions. The advantage of Hong Kong is its rule of law and we don’t want Shenzhen just to be a successful commercial area … We would want its legal institutions to become compatible with its size and influence,” Li said.

Shenzhen was the first test bed for market reforms when late paramount leader Deng Xiaoping introduced them 40 years ago.

With China now locked in a trade war with the US, Beijing is banking on the hi-tech sector to spur development and cut reliance on imports of key technologies. Amid threats to stop selling microchips to Chinese companies such as ZTE and impose sanctions on Chinese telecom giant Huawei, Xi has repeatedly called for industry to innovate and become more self-reliant.

In February, Beijing unveiled the ambitious Greater Area Bay blueprint aimed at transforming Hong Kong and 10 Guangdong cities into a combined economic powerhouse, with Hong Kong, Macau, Shenzhen and Guangzhou identified as the four “pillars” of development.

The blueprint highlighted the advantages of each of the four pillars and reassured Hong Kong that it would continue its role as the leading financial centre.

Li said Hong Kong still had an edge bu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ould not wait if the city’s turmoil continued.

“Hong Kong has its advantage. With the plan for the Greater Bay Area, we want to see its advantages fully developed and enhanced. However, if Hong Kong is stuck in internal turmoil and if social order cannot be restored, then such a goal will not be achieved,” Li said, referring to protests triggered by a now-shelved extradition bill that would have allowed the extradition of suspects to the mainland.

“The competition [in the world market] is cruel and China-US rivalry is still continuing. We need new measures for development … Shenzhen has been running for 40 years and you cannot ask it to hold back. It has to go further and be transformed now.”

Tian Feilong, an associate law professor at Beihang University in Beijing, said Beijing had struggled to implement its policies in Hong Kong and so had a strong incentive to shift the focus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to the mainland.

“In the future,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will focus on the mainland instead of Hong Kong,” he said. “The traditional advantages of Hong Kong are fading and it is getting more difficult for central government’s policies to be implemented there.”

Zhang Dinghuai, a Hong Kong policy researcher at Shenzhen University, sai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oped that Shenzhen could drive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Pearl River Delta.

Zhong Wei, an economics professor at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told a forum over the weekend that the Greater Bay Area would be the most promising economic region in China and mainland cities would take the lead.

“Please don’t think too much about Hong Kong or Macau – Guangdong will lead the future,” Zhong said, according to a transcript published online.

Zhong said Hong Kong was only a “quasi first-tier city” in China while Shenzhen and Guangzhou were now in the top rank.

In 2018, Shenzhen’s economy surpassed Hong Kong’s for the first time. While economic growth in Hong Kong rose by just 3 per cent to HK$2.85 trillion (US$363 billion) last year, Shenzhen’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last year grew by 7.6 per cent to 2.42 trillion yuan, or HK$2.87 trillion based on the 2018 official exchange r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