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資深會員專欄 返回
瀏覽人次:71    回應:0
資深會員專欄
致全香港工程師的信
 
珍惜香港
專業機構投資者
SMIEEE.MSc(ICDE)
http://facebook.com/hongkongtruevalue/
2019年6月20日
編輯中 ...

聲明及前言

今天你們見到【珍惜香港】出現在這個專欄,不錯,又一次例外了!跟上次《致香港工程師學會的信》一樣,我是以一個前電子工程師的身份,借此網站作為平台,發表這封公開信的。同樣地,這也算不上是一篇專欄文章,如果網主認為我在這個平台出信,是不恰當的話,可以隨便將之刪除,我是不會介意的,而在正式的內容之前,我亦會先作出一些聲明。

首先,這個地產網專欄,只是作為我出信的平台,信中內容的全部,均屬我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這個網站,以及這個網站的任何工作人員,或其他專欄作者的立場。信中將會提到的兩個專業組織,香港工程師學會(HKIE),以及電機暨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我均擁有會籍身分,所以我必須鄭重聲明,今天這封公開信的全部內容,並不代表我所屬任何專業學會的立場。簡單而言,這全為我個人意見的發表,與其他專業人士或團體無關。

上次《致香港工程師學會的信》,如我所料,並沒有收到任何來自學會的回覆,而對沙中線事件的發展進程,我沒有再去關心,亦本來沒有想過會為此再寫些什麼了。最近回到網站,我在僅存可發文的《緣結.天璣》回應箱內,一連發表了三篇《十條命都唔夠死》系列。正當我還在猶豫,究竟是否開筆寫那篇我形容為「核彈嘅文章」的時候,忽然收到了兩封電郵。這兩封電郵,分別發自兩個工程師學會的會長,給他們全體會員的。兩者的內容,可謂風馬牛不相及,但卻表現出強烈的對比,結果觸發我寫了今天的公開信。這封公開信,雖說是《致香港工程師學會的信》之延續,但今次的對象,不再是香港工程師學會,因為發信給這樣的一個學會,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我是寫給全香港的工程師,而事實上,一個工程師學會,本來就是由工程師組成,怎麼樣的工程師,自然就演變出怎麼樣的工程師學會吧!

兩封電郵(按此開啟


致全香港的工程師:

五月三十日,我收到了香港工程師學會 HKIE 的余會長,發給全體會員的電郵,內容就沙中線紅磡站獨立調查委員於五月廿七日展開的第二部分聆訊,表示他會密切注視事態的發展,若有引起廣泛公眾關注的問題,就會代表工程專業發出公開聲明,並重申若發現有會員的專業行為不當(professionally misbehaved),學會將對其採取紀律行動(disciplinary actions)。

巧合地,於幾天後(六月三日),我又收到了另一封電郵。這封電郵,是由另一個專業組織,電機暨電子工程師學會 IEEE 的會長,發給全體會員的,信中詳細解釋了,在美國商務部對華為及其 68 家子公司實施出口管制後,學會對部分會員參與學術活動作出的限制,以及之後解除這些限制的前因後果。他強調迅速作出有關限制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學會的成員,免​​受可能涉及重罰的潛在法律風險,因為學會始終是在紐約註冊的。但他們仍然努力與美國政府交涉,最後成功爭取了政府的澄清,並即時解除了這些限制。最後會長指出,IEEE 是一個支持學術自由開放交流,以及全球科技進步的國際性組織,並重申了學會推進人類科技發展的使命。

不知道各位工程師,看了這兩封電郵之後,有什麼感想?我想請問大家,當一個專業組織,面對重大公眾或政治壓力的時候,首當要做的,究竟是捍衛組織的專業使命,保護自己的會員,還是跟紅頂白,與受影響的會員劃清界線,以防組織的利益或「聲譽」受到損害?一個國際性的專業組織,為了保護自己的會員,限制了其他一些會員的活動,但亦同時努力作出交涉,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為了一些政治因素,就違反自己的專業使命,剔除一些國家、地區或企業,那麼他們不但再沒資格稱自己為什麼國際性組織,更同時失去了制訂國際標準的能力。其他如 WiFi、藍牙、JEDEC 等國際科技組織也是一樣,倘若無法爭取到美國政府澄清的話,就只能面對兩個選擇:遷冊到其他政治中立的地區,或無奈地讓出制訂國際標準的權力了。

專業的除名機制

或許你們會問,作為一個代表工程界別的專業學會,有會員犯了錯,專業失德,難道可以視若無睹,袖手旁觀嗎?好!那麼我反問你們,怎樣才算是專業失德?Professionally misbehaved,是怎樣定義的?誰來定義的?你們賦予工程師一個 MHKIE 稱號、一個 Ir 銜頭,要求什麼學歷,行什麼 SCHEME,通過什麼 FORMAL TRAINING,需要什麼人士的簽名確認,都是白紙黑字,清清楚楚,有詳盡的條文可以依據,而這些條文,是具體的,不是概念性的,這就是你們的「專業」了!

反之,你們若要移除一個工程師的稱號,恐怕不會是單憑什麼 professionally misbehaved、什麼「不誠實或欺詐行為」之類的概念性指引,再由一個什麼委員會,根據這些概念性指引,主觀地投票決定那麼兒戲吧?倘若缺乏有如賦予稱號、銜頭那般詳盡的條文,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地列明,在什麼具體情況之下,作出什麼具體行為,或者就算定義了這些具體情況及行為,卻沒有一套現存制訂了的,包括給予當事人辯解機會之嚴格審視機制,就隨便作出除名決定的話,那你們還有什麼資格,稱自己為一個「專業」學會?

你們沒有這套條文及機制嗎?那麼要趕快制訂了!否則如何來得及「專業」地移除你們會員的稱號?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們,姑勿論已經或將會制訂這些條文及機制,卻必須是公平公開的,亦不能只限於傳媒關注的個案。你們不會只處理「公眾」關注的專業失德,而無視其他的專業失德個案吧?也就是說,如果有任何企業或人士,認為有任何一位工程師,觸及了你們條文所涵蓋的具體情況及行為,這些企業或人士,也可以找你們投訴,而你們亦必須立案處理,並啟動那個除名審視機制了。希望此舉,不會造成整個香港工程業界的大清洗吧!

支援、問責

我並非是開玩笑的,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去迎接這個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了!因為你們工程師,為了毫無意義的虛名,出賣了自己的專業,卻把自己的使命,拋諸腦後,這不是學會的錯,而是你們的錯,皆因怎麼樣的工程師,就自然演變出怎麼樣的工程師學會

不同意嗎?好,我再問你們,當看到有傳媒報導,黎家灝回應了一句「I just didn't see it at the time」,你們有什麼反應?你們有否如「公眾」一般,即時破口大罵,嚴責那位高級工程師,侮辱了你們的「專業」?其實只不過是一句說話,那能夠代表些什麼?你們作為專業工程師的邏輯分析、客觀分析能力,丟到了那裡?你們不是要基於一系列客觀及確認了的相關因素,才會作出自己的每一項專業決定嗎?一句說話,可以達至什麼結論?再者,如果你們無法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來,那就沒有資格批評對方,「公眾」不明白,可以理解,但你們自己也是工程師,不是什麼「公眾」,應該清楚明白,一個專業工程師,在面對什麼處境之下,才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或許你們也曾面對過相類的處境,說過近似的話,只是你們忘了,又或者幸運地從未經歷過。但不要緊,很快就會輪到你們,要知道,因果,是會循環的!

坦白說,我本來不想對自己的同業,作如此嚴厲的批評,但可惜你們實在太不長進了。你們當中,也許有人對黎家灝的那句說話,沒有如我所說的那種反應,又或許有部分人,會體諒他吧?很好!不過很遺憾,從沙中線事件發生那天起,直至今時今日,我看不到有任何一位會員肯站出來,要求學會支援那些受影響的工程師。反之,你們與「公眾」一樣,只顧什麼「問責」!你們學會在上年八月八日發出的那份公開聲明,並非來「公眾」的壓力,而是來自你們呢!你們不是忘了吧?

第三者的聲明

上一封公開信中,我已經寫得很清楚,你們最應該而惟一應該做的事,就是盡一切努力,去支援那些受影響的工程師。而當時我亦曾預言你們會把學會,甚至整個香港工程業界,拖進了這件無底的事情中。果然,今年一月十八日,你們學會公開發出了一份認同紅磡站東西走廊月台層板結構符合安全的聲明。我真是大惑不解,你們學會,有什麼資格,發出這樣的一份聲明?難道你們不知道,只有那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有這個資格嗎?人家的聆訊正在進行中,就算你們有幾專業,或你們的學會有幾權威,也只不過是第三者,與「公眾」無異,都是不便置評的。而你們當中,縱使有些會員或許是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成員,但也只能夠以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身份,而不是通過學會的身份,發出任何相關的聲明,這不是什麼「專業」,這是「常識」

結果,你們表示不滿了,但似乎把焦點,轉移到什麼發出聲明的程序問題上,而不是集中於要求撤回聲明這個最重要的部分。其實就算你們通過了全體投票,也不等於那份聲明是應該發出的,因為這只代表了你們一眾工程師,大比數都是不專業,且沒有常識!請不要把你們什麼少數服從多數的自由民主政治偏見,帶進一個專業學會,專業,並不是講這些。傳媒把「沙中線醜聞」和學會拉在一起談,已經是常態,不知道你們有何感受?坦白說,我認為你們最應該撤回的,反而是上年八月八日發出的那份公開聲明,但這個,你們敢同意嗎?

我再次重申,當你們驅逐任何一位工程師出學會之際,那天勢將成為整個香港工程界,走向沒落的里程碑

工程師的使命、學會的使命

早前我收到了電郵,你們要舉行副會長選舉,各位候選人,應該很忙碌吧?傳媒又把這個選舉,跟沙中線扯上關係了。我心血來潮,於六月四日,在這四個候選團隊的 FACEBOCK 網頁中,同時寫下了留言,詢問他們對《致香港工程師學會的信》的意見。我不期待他們有什麼實質回應,只是想看看他們會如何反應。結果,其中一個團隊,沒有回應,我當然不會介意,回應與否,是他們的自由嘛!另一個團隊,回應大方得體,卻沒有什麼具體內容,只說認同了很多觀點,不過也可收貨吧!

至於那位獨立候選人,說將會回應及分享我那封公開信。我找不到他在那處回應或分享,但看他的個人 FACEBOOK 網頁,只見佈滿一大堆政治內容、反修訂逃犯條例之類,這些我不想置評了。但我必須再次強調,HKIE 是一個專業學會,不是政治組織,請勿把你的政治偏見帶進來,專業,並不是講這些!到最後一個團隊了,我竟然看不見我的留言,不過當我登入 FACEBOOOK 之後,它又重現出來,原來我的留言給隱藏了。其實,如果你們不喜歡,大可以把它刪除,我是不會介意的,但你們在我這個電腦工程師面前,玩這些花招,卻是非常不智。隱藏,即是只有寫留言的人看到,其他人就看不到,那麼當事人就不知道自己的留言已經被隱藏了。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們,作為專業人士,誠信,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你們選舉過後,才發表這封公開信,是不希望有人以為我在為什麼人助選,或者意圖干預你們的選舉結果,皆因香港今天流行的,是抹黑和標籤,你們沒有隨波逐流吧?作為一個沒有 MHKIE 稱號的會員,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投票權,亦沒興趣去弄清楚,反正就算有,我也不會去投票。因為你們沒有一位能夠表現得出,代表著全港工程師的香港工程師學會,你們對自己的使命,有幾了解,有幾重視。

一個專業工程師,是通過開發及應用當今科技,以改善人類生活為己任的;而一個工程師學會的使命,就是盡一切努力,去成就工程師的這份專業使命

你們能夠秉承這份使命感,集中資源,以實質的工作,貢獻業界、貢獻國家、貢獻世界嗎?

精英、公眾

話說,今年內地高考生,已經突破千萬,比起整個香港的人口還要多,而當中有多少會成為工程師?你們三萬多位香港工程師,將來會面對什麼挑戰?會否被邊緣化?其實所謂邊緣化,都是來自你們自己的心魔,沒有人要邊緣化你們,只是你們邊緣化了自己。一個內地專業人士,與一個香港專業人士,是對等的,大家的處境,面對的競爭,是一樣的,專業使命,也是一致的。我們的專業交流,沒有地區界限,而通過無界限的專業交流,我們提升了自己的能力,並反映在實質的工作成果上,使我們的專業地位,得以肯定。

六月十六日,是有些香港人去了遊行的那天,我有一個租客退租了。他是內地人,是金融專才,來港十年,從一無所有,到今天成為某投資銀行的併購董事,以九百多萬,首置購入一個港島區兩房單位。來年他將要結婚了,還租多一個月租兩萬多的一房單位,給自己的母親。誰說在香港,十幾年不吃不渴也買不到樓?誰說什麼,輸在起跑線?你們去了遊行,他就在家陪伴母親。我想問,如果你是一位父親,你會樂意見到你的女兒,嫁給這位專才,還是嫁給一個在政總前衝擊警方防線的勇武青年?你要選後者,隨便你,我就一定揀前者!

有人說,遊行人數有二百萬,也就是說,三至四個香港人之中,就有一個去遊行了,你們是專業人士,合理與否,自己判斷。但我想說的是,精英,從來都是少數。

你們願意成為,少數的專業精英,還是那些跟紅頂白、隨波逐流的「公眾」?


一個已經退下了火線的,前電子工程師上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