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法國紅酒風雅 返回
瀏覽人次:11921    回應:0
法國紅酒風雅
葡萄園泥土上的水
 
陳增濤
2014年12月17日

  對於吉嘉紅酒在原產地的價格竟然和香港分別不大,亞爾伯特有點失望。

  “在香港經常可以找到陳年名酒,反而在原產地卻往往售罄了...。”其實也沒有值得奇怪的。吉嘉酒莊的烤丘名酒如La Mouline,葡萄園只有一公頃,年產不過幾千瓶,只要幾個大紅酒進口商下訂單,存酒就售光了。

  “你看,山坡上一排排的石頭圍牆,好像是羅馬的露天劇場,就是吉嘉家族有名的烤丘葡萄園了。每次見到這些超過四十五度的斜坡,我總會驚歎種植者和摘葡萄人的意志。”

  “昨天晚飯聽你說北羅納河谷在北邊的名葡萄園只有出產紅酒的烤丘和專產幹白的Condrieu山坡,加起來也只不過三百公頃。也難怪昨晚喝的幹白我在香港從來沒有見過呢!”

  亞爾伯特人還在倫敦,已經先來電話說好晚飯要吃魚。“雖然法國的魚不是游水的,卻都是深海中捕來冰鮮的。香港的所謂野生游水石斑可真沒法比。”

  “是半條一公斤半的青鱈(Atlantic Pollock),簡單的只用檸檬片放入烤箱烤,就可以吃到原味。我還特別在酒窖拿了一瓶北羅納河Condrieu村Georges Vernay酒莊的幹白。”

  如果說吉嘉酒莊代表了法國用西拉品種釀造紅酒的最高峰,那麼Georges Vernay可以說是法國用維歐妮(Viognier)品種釀造幹白的佼佼者。他的兒子對於釀酒沒有興趣,莊園現在由本來在法國培養高官的巴黎國家行政學院教書的女兒回來接手,一度成為泥土味道濃厚的釀酒界佳話。所以除了波爾多左岸的顯赫古堡酒莊盡顯豪門氣派之外,如果在北羅納河谷的山坡上的葡萄園,見到穿時尚服裝和高跟鞋的女人也不用大驚小怪呢。Christine Vernay為她承繼的酒莊帶來了都市文明的氣息,也把她父親精湛的釀酒藝術推至更高境界。如果同意紅樓夢說男人是泥女人是水做的話,就會意想到原來男人世界的葡萄園有了品味高尚的魅力女性,就會意想到品味高尚的魅力女性就有如男人世界的葡萄園泥土上的水。

  維歐妮釀造的幹白有難以抵抗的花香,但奇怪得很,似乎除了在Condrieu這小小村莊的一百多公頃的葡萄園之外,維歐妮總不覺得笑口常開,釀造出來的幹白總難令人稱心。

  “會見到Georges Vernay酒莊的女莊主嗎?”

  “我一早打了電話約會,但她不在。”

  不過亞爾伯特還是滿意的,買了兩瓶酒莊Condrieu叫Coteau de Vernon的幹白,還有兩瓶也是酒莊釀造的烤丘叫Maison Rouge(紅樓!)的紅酒。“一般的Condrieu幹白不要超過三年飲用,這酒莊的維歐妮可存放十年,不要著急喝了。”我再三提醒亞爾伯特。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